当前位置:肿瘤瞭望>百家>访谈>正文

2022乳腺癌夏季论坛·北方沙龙丨王晓稼教授:三阴性乳腺癌治疗新策略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2/8/12 12:39:24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2022乳腺癌夏季论坛·北方沙龙”于2022年7月30日在北京顺利召开。全国各地乳腺癌领域专家齐聚一堂,共同就乳腺癌领域最新进展进行了交流,并就临床热点问题进行了讨论。会议期间,肿瘤瞭望就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当前的诊疗现状及临床痛点等相关问题请教了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浙江省肿瘤医院)王晓稼教授。

 编者按:“2022乳腺癌夏季论坛·北方沙龙”于2022年7月30日在北京顺利召开。全国各地乳腺癌领域专家齐聚一堂,共同就乳腺癌领域最新进展进行了交流,并就临床热点问题进行了讨论。会议期间,肿瘤瞭望就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当前的诊疗现状及临床痛点等相关问题请教了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浙江省肿瘤医院)王晓稼教授。

 
01
肿瘤瞭望:三阴性乳腺癌是所有乳腺癌亚型中“最凶险”的一类,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当前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现状。
 
王晓稼教授:三阴性乳腺癌是乳腺癌中侵袭性最强的一种亚型,约占所有乳腺癌的15%~20%。近年来,随着我们对三阴性乳腺癌认识的逐渐加深,发现三阴性乳腺癌可以分为很多种亚型,有些亚型进展非常快但缺少针对性的治疗药物,所以治疗结局不太理想。因此,研究者们针对三阴性乳腺癌开始了更为深入的探索。如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邵志敏教授团队在既往“复旦分型”的基础上,继续践行乳腺癌“分类而治”的理念,针对肿瘤患者的分子通路及一些突变靶点,进行了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精准治疗之路的探索。
 
截至目前,我们针对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开展的一些研究也取得了许多成果,如对于gBRCA突变患者,OlympiA研究让我们看到了PARP抑制剂的良好治疗效果;KEYNOTE-355、KEYNOTE -522等研究提示,免疫治疗对于部分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有较好的疗效。此外,在抗血管生成药物探索方面,之前一些老的抗血管生成药物临床应用效果并不是十分理想,但是在目前的一些探索中,通过与其他药物联合应用,我们也能够看到其ORR的提升和PFS延长。对于多线治疗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我们也应该考虑其他的治疗策略或者新的治疗通路,比如应用CDK抑制剂、HDAC抑制剂、雄激素受体拮抗剂等进行治疗,都是可以考虑尝试的策略。今年ASCO大会上,我们看到DB-04研究中也纳入了60例HR阴性/HER2低表达(三阴性乳腺癌)的患者,这些患者在经过T-DXd治疗后,也取得了较好的生存获益。
 
此外,TROP-2作为三阴性乳腺癌高表达的膜蛋白,可以据此用来构建ADC药物的靶点,2022年ASCO大会上公布的ASCENT研究结果也显示,其在既往接受过至少二线化疗(至少一线用于复发转移阶段)的mTNBC患者中取得了较好的生存结果:SG组(n=235)对比TPC组(n=233)显著延长了中位PFS(5.6 vs 1.7个月,HR 0.39,P<0.0001)和中位OS(12.1 vs 6.7个月,HR 0.48,P<0.0001)。但与此同时,我们认为这类患者经过多线治疗以后,只有5个多月的PFS还是不够的,需要有更好地治疗策略来真正改善她们的疗效。所以,我们期待更好的药物能改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结局。
 
02
肿瘤瞭望:日前,您作为通信作者的《CDK4/6抑制剂通过调控三阴性乳腺癌免疫微环境促进抗肿瘤免疫的机制研究进展》文章发表于《国际肿瘤学》杂志,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CDK4/6抑制剂联合免疫治疗有哪些优势?
 
王晓稼教授:当前,免疫治疗手段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临床治疗中非常常见。但对于这类乳腺癌,我认为应该通过多种治疗手段让其免疫原性体现出来,这样才能使患者在免疫治疗中获得比较好的效果。我们也看到,既往多项研究进行了尝试,如IMpassion130研究中用白蛋白紫杉醇加Atezolizumab进行治疗,FUTURE-C-Plus研究应用抗血管生成与免疫治疗联合等。我带教的一名研究生通过文献检索,认为CDK4/6抑制剂联合免疫治疗,可能改善肿瘤微环境,甚至可以使患者获得较好的治疗效果。
 
CDK4/6抑制剂联合免疫方案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是我们通过文献检索后认为可行的一条治疗路径。我们知道,CDK4/6抑制剂并非只针对HR阳性乳腺癌这一个亚型有效,它在其他类型乳腺癌中也可能有效,只是疗效并不是很突出。CDK4/6作为细胞周期特异性蛋白,其抑制剂对所有细胞都可能产生干预作用,因此,我们也想评估CDK4/6抑制剂联合免疫治疗在三阴性乳腺癌中的疗效,以确定其是否能够成为我们今后的治疗策略。
 
最近,我们在体外和动物实验相关结果中发现,新的靶点抑制剂联合用CDK4/6抑制剂能够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治疗中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因此,我们也准备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启动相关新的研究。总体而言,我认为CDK4/6抑制剂可以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治疗中发挥一些作用,还应该通过其他手段增强它的敏感性。CDK4/6抑制剂联合免疫治疗二者间也是互相调节的,以增加免疫治疗的效果,这就是我们对三阴性乳腺癌进行的部分探索。
 
03
肿瘤瞭望:ASCENT研究、DB-04研究结果提示,对于晚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ADC药物有较好的治疗效果,您如何看待ADC在晚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的治疗前景?
 
王晓稼教授:目前三阴性乳腺癌还没有可以针对的治疗靶点,当前临床治疗还是以化疗为主。但对于患者来说,化疗的疗效并不理想,且还会带来一些不良反应,使患者的耐受程度有所下降,因此,单纯靠化疗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效果不太理想。我认为,基于ADC药物的独特作用机制,该药物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治疗中会有较好的发展前景。今年ASCO大会上,我们看到在DB-04研究中,有60例三阴性乳腺癌患者被纳入其中,这些患者也获得了较好的PFS改善。基于此,我认为ADC药物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治疗中还是有较好疗效的。我们希望今后能有更多的ADC药物加入到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中,以提供更多的治疗策略。
 
 
王晓稼 教授
 
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浙江省肿瘤医院)
 
中国科学院大学肿瘤医院党委委员兼院长助理、科教部主任、乳腺内科主任,博士/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
 
浙江省肿瘤智能诊断与分子技术重大疾病诊治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
 
国家卫健委合理用药专家组成员兼乳腺癌实践基地主任
 
国家肿瘤质控中心乳腺癌专委会成员
 
浙江省肿瘤诊治质控中心副主任兼乳腺癌专家委员会主委
 
CSCO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浙江省抗癌协会肿瘤内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候任主任委员
 
浙江省省免疫学会副理事长
 
浙江省转化医学学会副理事长兼精准医学分会会长
 

版面编辑:张雪  责任编辑:卢宇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三阴性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