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COMB丨袁芃教授:后CDK4/6抑制剂时代的精准治疗策略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2/8/16 13:25:30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2022年8月5~7日,第五届肿瘤精准诊疗高峰论坛暨第八届乳腺癌个体化治疗大会(2022 COMB)在北京召开。在HR+乳腺癌专场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袁芃教授以“后CDK4/6抑制剂时代的精准治疗”为题,介绍了HR+乳腺癌精准治疗的最新进展。《肿瘤瞭望》有幸在会议期间采访了袁芃教授,详解有关CDK4/6抑制剂用于HR+乳腺癌患者一线治疗、CDK4/6抑制剂治疗失败患者的后线治疗策略、复发高风险早期HR+乳腺癌患者的强化治疗等一系列问题的最新进展。

编者按:2022年8月5~7日,第五届肿瘤精准诊疗高峰论坛暨第八届乳腺癌个体化治疗大会(2022 COMB)在北京召开。在HR+乳腺癌专场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袁芃教授以“后CDK4/6抑制剂时代的精准治疗”为题,介绍了HR+乳腺癌精准治疗的最新进展。《肿瘤瞭望》有幸在会议期间采访了袁芃教授,详解有关CDK4/6抑制剂用于HR+乳腺癌患者一线治疗、CDK4/6抑制剂治疗失败患者的后线治疗策略、复发高风险早期HR+乳腺癌患者的强化治疗等一系列问题的最新进展。

 
01
《肿瘤瞭望》:您在本届大会上带来了“后CDK4/6抑制剂时代的精准治疗”报告,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CDK4/6抑制剂在HR+/HER2-乳腺癌患者一线治疗中的地位?
 
袁芃教授:对于HR+/HER2-晚期乳腺癌,目前全球范围内和我国首选的一线治疗标准方案,均为内分泌治疗联合CDK4/6抑制剂。PALOMA、MONALEESA、MONACH三大系列临床研究均无一例外的显示,在芳香化酶抑制剂(AI)或氟维司群的基础上,加用目前全球已获批的三大CDK4/6抑制剂(注:即哌柏西利、阿贝西利和Ribociclib),均能够显著提高无进展生存期(PFS),且MONALEESA系列研究报告了总生存期(OS)的获益,再度夯实了CDK4/6抑制剂在晚期HR+/HER2-乳腺癌患者一线治疗中的地位。
 
02
《肿瘤瞭望》:CDK4/6抑制剂为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了更多治疗希望,而对于CDK4/6抑制剂治疗失败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后线治疗可选择的策略有哪些?
 
袁芃教授:这是目前学界讨论较多的话题,虽然CDK4/6抑制剂已经成为了一线标准治疗推荐,但耐药和疾病进展仍然会不可避免地出现,二线乃至更后线治疗方案的选择仍需探索。目前国际上有很多相关的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如CDK4/6抑制剂的跨线治疗,今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报告的MAINTAIN研究,就采用Ribociclib在二线作为跨线治疗(联合内分泌治疗),已经显示出相比单用内分泌治疗的一定优效性,但鉴于这是一项Ⅱ期研究的结果,还需要更大规模的研究进一步验证。此外还有一些回顾性研究也评估了CDK4/6抑制剂跨线治疗的效果。
 
除CDK4/6抑制剂跨线治疗外,我们也可以换一换思维,去考虑内分泌治疗联合其它靶向药物进行治疗。例如国内的HDAC抑制剂西达本胺,该药物在ACE研究以及真实世界研究中都显示出一定的疗效。另外,还有针对某些特异靶点的研究(如PIK3CA突变)。SOLAR-1研究和BYlieve研究作为针对PIK3CA突变人群的临床研究,其结果都显示对存在PI3K突变的患者,在氟维司群基础上加用阿培利司(Alpelisib)可显著提高疗效,尤其是BYlieve研究纳入的均为CDK4/6抑制剂治疗失败的患者,为后续治疗选择提供了依据。
 
此外,当前我们还将HR+/HER2-乳腺癌患者中的一部分划分出来,也就是对HER2低表达患者进行了更为个体化的治疗。今年ASCO年会报告的DESTINY-Breast04研究结果显示,对包括HR+和HR-患者在内的HER2低表达患者,应用T-DXd与单药化疗为主的医生选择治疗相比,采用抗体偶联药物(ADC)T-DXd能够达到更好的PFS和OS,这为HER2低表达患者提供了更好的治疗选择,美国FDA近期也批准了T-DXd的这项适应证。
 
另外,在后线治疗中,ASCO年会报告的TROPiCS-02研究也显示,在二线及以上治疗中相比医生选择的治疗方案,对HR+/HER2-患者采用另一种ADC药物——戈沙妥珠单抗(SG)治疗,也有1.5个月的中位PFS延长。虽然从数据上来看,结果并不是特别亮眼,但也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PFS获益且有统计学显著性,而且这是一项后线治疗研究,中位PFS较短也是在意料之中,此外研究显示OS也有获益的趋势。
 
目前在国内外指南中,对CDK4/6抑制剂一线治疗失败后的患者并未推荐标准治疗方案,因为上述方案并未进行头对头的比较,故目前对于这部分患者治疗方案的选择,要基于患者的经济条件、治疗意愿、是否存在特定靶点以及国内药物的可及性,选择合适的治疗方式。
 
03
《肿瘤瞭望》:对于复发风险较高的HR+早期乳腺癌患者,您会如何选择强化治疗策略?
 
袁芃教授:HR+/HER2-患者整体的预后还是比较好的,但对于淋巴结转移较多、Ki-67指数较高的患者仍属于高风险人群,MONARCH E研究就对这部分人群在内分泌治疗的基础上加用2年的阿贝西利治疗,来观察这部分人群的生存获益。目前该研究中期分析已显示出了DFS的显著获益,基于此点阿贝西利也获批了早期HR+/HER2-患者术后强化辅助治疗(针对淋巴结阳性,高复发风险且Ki-67≥20%患者)的适应证,而该适应症在国内也已获批,因此,对于这部分高复发风险患者,使用CDK4/6抑制剂是可以考虑的。
 
此外,还有既往一直在讨论的延长内分泌治疗时间问题,即在5年治疗的基础上继续延长。多项研究显示对高风险人群,延长治疗也是一种选择。基于SOFT & TEXT研究,对年轻高风险患者还可采用卵巢功能抑制(OFS)+AI方案,同样相比他莫昔芬5年治疗有更好的疗效。所以对于高风险患者,需要根据患者的年龄和风险程度选择不同的强化治疗策略。
 
 
袁芃 教授
 
国家癌症中心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特需医疗部副主任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抗癌协会理事
 
中国抗癌协会国际医疗与交流分会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常委
 
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学分会乳腺癌学组主任委员
 
北京癌症防治学会理事长
 
全国三八红旗手
 

版面编辑:张雪  责任编辑:卢宇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CDK4/6抑制剂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