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快讯>正文

循证而行 变革实践——BOC/BOA新增ASCO后诊疗实践的讨论专场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7/8 14:30:23  浏览量:684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随着循证医学证据的不断涌现,国内外的肿瘤临床实践也将随之发生变革,推动更多有明确获益证据的创新疗法惠及患者。在2024年BOC/BOA大会上,新增了“Current Standard Practice after ASCO 2024(ASCO 2024后的当前标准实践)”的专场会议,旨在让临床医生迅速掌握ASCO大会传递的重要循证医学证据以及近期可能发生的临床实践变革。

编者按:随着循证医学证据的不断涌现,国内外的肿瘤临床实践也将随之发生变革,推动更多有明确获益证据的创新疗法惠及患者。在2024年BOC/BOA大会上,新增了“Current Standard Practice after ASCO 2024(ASCO 2024后的当前标准实践)”的专场会议,旨在让临床医生迅速掌握ASCO大会传递的重要循证医学证据以及近期可能发生的临床实践变革。
 
 
本次专场会由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徐瑞华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朱军教授、解放军总医院肿瘤医学部江泽飞教授、吉林省肿瘤医院程颖教授担纲主持。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王峰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宋玉琴教授、江苏省人民医院殷咏梅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分别介绍了ASCO大会后结直肠癌(CRC)、淋巴瘤、乳腺癌和肺癌的临床实践变革。
 
王峰教授对不同分期及不同分子亚型的CRC治疗研究进行介绍。在中期CRC方面:尽管DYNAMIC研究对判断预后和指导后续化疗等方面有积极意义,但目前国内外指南暂不推荐II期患者术后常规检测,而鼓励参加临床试验;在晚期CRC方面:(1)对于dMMR/MSI-H的局部晚期CRC,双免、长程方案在完全缓解率方面更具优势,dMMR/MSI-H晚期CRC的双免比单免治疗呈现优势,其中POLE/POLD1是潜在敏感人群;(2)我国pMMR/MSS患者一线化疗联合PD-1抗体的ASTRUM-015研究取得积极结果,而后线CAP方面也带来逆转耐药的曙光;(3)对于KRAS G12C突变的晚期患者,3期CodeBreak 300研究已证实KRAS G12C抑制剂联合抗EGFR带来的显著PFS获益,2期MOUNTAINEER研究则显示mAb+TKI双靶联合HER2 ADC的积极应用潜力;(4)此外,对于CRC肝转移可手术患者,COLLISION研究显示热消融相比传统手术更具优势;而对于不可手术患者,TransMet研究显示肝移植联合化疗相比单独化疗具有更好的PFS和OS获益。
 
 
宋玉琴教授则介绍了ASCO和EHA大会的淋巴瘤最新研究进展。对于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3期DEB研究(西达本胺加R-CHOP治疗)和2/3期ALLIANCE 051701研究(化学免疫疗法±维奈克拉)探讨了MYC/BCL-2双表达患者的一线治疗,而ECHELON-3研究、STARGLO研究等研究则讨论了ADC或双抗药物治疗复发/难治性DLBCL。对于惰性淋巴瘤,双抗Mosun用于滤泡性淋巴瘤(FL)或边缘区淋巴瘤(MZL)一线治疗显示潜力,3期ECHO研究主要聚焦ABR方案用于老年初治套细胞淋巴瘤(MCL)患者;此外,SYMPATICO等研究显示BTKi单药或联合治疗R/R MCL的积极疗效。对于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2期SGN35-032研究显示CD30 ADC联合CHP一线治疗,以及JACKPOT8研究显示JAK1i用于复治PTCL,均显示积极的初步疗效。
 
 
殷咏梅教授介绍了不同分子亚型乳腺癌的ASCO最新研究进展。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DB-07研究显示T-DXd联合帕妥珠单抗一线治疗的初步疗效,未来DB-09研究以及国内的A1811一线治疗研究有望提供更多3期研究证据;而3期JBCGR-M06研究带来了艾力布林联合曲帕双靶的新方案,PATRICIA研究针对“三阳性乳腺癌”探讨了无化疗的CDK4/6i联合抗HER2和内分泌治疗。对于HR阳性乳腺癌,NATALEE研究进一步报道了N0亚组数据,但目前事件数仍较少;在晚期治疗中,INAVO120研究进一步报道了PFS2获益,中国横断面研究评估了CDK4/6i的安全性和患者报告结局,postMONARCH研究在表明CDK4/6i跨线治疗的PFS获益;此外,DB-06研究将T-DXd拓展至化疗前线和超低表达人群。对于三阴性乳腺癌,A-BRAVE研究显示阿维鲁单抗辅助治疗未能改善DFS,早期免疫治疗仍有待探索优化。此外,本次大会上有多款国产新型ADC入选口头报告,未来值得期待,而I-SPY 2.2、SACI-IO HR+等研究探讨了ADC联合免疫治疗,但所获结果总体上并不如预期出色。
 
 
吴一龙教授最后汇报了肺癌领域的诊疗实践变化趋势。基于ADAURA研究,EGFR突变可手术非小细胞肺癌(NSCLC)辅助靶向治疗的获益基本已经尘埃落定,并且获得了国际批准;而近期报道的ALINA研究,在ALK融合可手术NSCLC辅助靶向治疗中,取得了“一骑绝尘”的DFS结果(HR 0.24)。因此,术后靶向治疗已经成为EGFR突变或ALK融合型肺癌的标准治疗。吴教授强调早期肺癌治疗向治愈和个体化的变革,除了基于驱动基因的辅助治疗策略以外,MRD检测开始融合到早期肺癌个体化治疗;再者,新辅助靶向治疗似乎不同于新辅助免疫治疗,前者在于提高切除率,后者在于提高生存率,而且新辅助/围术期免疫治疗的获益似乎优于辅助免疫治疗;此外,基于病理学完全缓解和或围术期MRD阴性的减量治疗概念已经开始萌芽。晚期NSCLC的治疗策略则主要按照驱动基因阳性和驱动基因阴性分类,后者可通过PD-L1表达水平来选择免疫单药或联合化疗的治疗策略,而ADC也为患者增加了新的治疗选择。
 
 
本次专场会全方位介绍了ASCO大会上的结直肠癌、淋巴瘤、乳腺癌、肺癌领域的重要研究进展及其对临床实践的影响,其中不乏来自中国的原创研究方案登上了ASCO的口头报告舞台,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关注,并已经或有望改变国际临床实践。期待未来中国学者继续站在全球肿瘤学研究的巅峰,为全球肿瘤患者贡献更多具有变革意义的治疗方案。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诊疗实践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