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峰会· 领航者对话丨从ICTAN研究出发,聆听NSCLC辅助靶向治疗新动态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6/14 11:38:56  浏览量:1454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202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在芝加哥盛大举行,不仅汇聚了全球前沿动态,也为中国专家和创新药物提供了展示的舞台。值此ASCO盛会之际,中山大学附属肿瘤防治中心王思愚教授分享了ICTAN研究的最新结果,为埃克替尼联合化疗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辅助治疗应用再焕新颜。为深入解读ICTAN研究,《肿瘤瞭望》特别举办“ASCO峰会·领航者对话”,此次对话由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担任主持,ICTAN研究PI王思愚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石远凯教授和科罗拉多大学癌症中心的Ross Camidge教授共同展开讨论,深入剖析NSCLC辅助靶向治疗新动态。

编者按:202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在芝加哥盛大举行,不仅汇聚了全球前沿动态,也为中国专家和创新药物提供了展示的舞台。值此ASCO盛会之际,中山大学附属肿瘤防治中心王思愚教授分享了ICTAN研究的最新结果,为埃克替尼联合化疗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辅助治疗应用再焕新颜。为深入解读ICTAN研究,《肿瘤瞭望》特别举办“ASCO峰会·领航者对话”,此次对话由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担任主持,ICTAN研究PI王思愚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石远凯教授和科罗拉多大学癌症中心的Ross Camidge教授共同展开讨论,深入剖析NSCLC辅助靶向治疗新动态。
 
王思愚教授在ASCO现场进行口头报告
 
左起:周彩存教授、石远凯教授、Ross Camidge教授、王思愚教授
 
ICTAN研究公布,埃克替尼再焕新颜
 
对话伊始,作为ICTAN研究的PI,王思愚教授首先对该研究进行了整体回顾。ICTAN研究是一项随机、多中心、III期临床研究,主要纳入EGFR敏感突变(L858R和/或19外显子缺失)阳性的II-IIIA期NSCLC患者。所有患者均接受过根治性切除术,并接受2~4周期含铂辅助化疗,其中约80%的患者接受了4周期辅助化疗。此后按1:1:1随机分为三组,分别序贯埃克替尼12个月、6个月,或单纯观察。主要终点是意向治疗人群(ITT)的无病生存期(DFS),次要终点是总生存期(OS)和安全性。
 
 
结果显示,化疗序贯埃克替尼辅助治疗12个月或6个月组的DFS和OS均较观察组有显著改善。DFS方面,埃克替尼12个月组、6个月组及观察组的中位DFS分别为61.8个月、63.2个月和23.7个月。OS方面,埃克替尼12个月组和6个月组对比观察组分别降低了患者45%(HR=0.55,95%CI 0.32-0.96)、44%(HR=0.56,95%CI 0.32-0.98)的死亡风险。.
 
 
安全性方面,既往第三代TKI术后辅助治疗的3级及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可能高达23%。在ICTAN研究中,埃克替尼12个月组、6个月组和观察组任何三级及以上的不良事件发生率为8.3%、5.9%和2.4%。常见的不良事件是皮疹、腹泻,未见治疗相关死亡。总体安全性表现与埃克替尼既往研究相似,在提供良好疗效的同时,给早期NSCLC患者带来了更好的生活质量。
 
王思愚教授表示,ICTAN研究的结果与II期研究结果一致。ICTAN研究的一大亮点是患者在辅助治疗阶段使用埃克替尼治疗前接受了2-4周期的化疗,其中约80%的患者接受了4周期治疗。2008年的LACE分析显示,辅助化疗可改善II-III期NSCLC的生存预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序贯EGFR-TKI埃克替尼,使NSCLC患者在较短的持续治疗时间内获得了明显获益。
 
周彩存教授回顾了EVIDENCE研究,指出既往的TKI辅助治疗往往是TKI单药,需要持续治疗长达2-3年,但在停药后,试验组与对照组患者随着时间延长OS趋于一致。而ICTAN研究采用了全新的化疗序贯TKI辅助治疗模式,呈现出化疗序贯埃克替尼辅助治疗6个月或12个月疗效无显著差异,且较观察组有显著改善。在未来,是否需要在化疗序贯TKI辅助治疗的基础上进一步延长TKI治疗至2-3年仍需真实世界研究进一步验证。
 
ADAURA研究首次确证靶向辅助治疗NSCLC总生存获益,然而靶向药物的最长辅助治疗时间为3年。Ross Camidge教授进一步强调了ICTAN研究结果惊艳,将靶向辅助治疗提升至全新高度,打破了靶向治疗需要持续2-3年的局限,提示化疗序贯靶向6个月或12个月即可取得良好疗效;另外短期应用埃克替尼取得获益后,若疾病复发,则可再次挑战一线TKI治疗,为患者带来了更多治疗机会,极具启发性。
 
循证迭代精进,一代TKI历久弥新
 
2011年,埃克替尼获批上市,是我国首个原研的第一代EGFR-TKI,在NSCLC治疗中均发挥了巨大作用。石远凯教授作为埃克替尼临床应用的重要推动者,见证了其从Ⅱ期研究到如今ICTAN研究的全部发展历程。Ross Camidge教授也曾在埃克替尼上市之际发表了题为“埃克替尼:开启中国抗癌产业的先驱”的评论,称赞埃克替尼带领中国创新药物进入了新的时代。
 
十余年来,中国的抗癌药物研发快速发展,埃克替尼的循证医学证据也在不断迭代精进。2013年,《柳叶刀肿瘤学》刊发的ICOGEN研究显示,埃克替尼与吉非替尼二线治疗相比,疗效相似,毒性更低。继二线之后,埃克替尼对比化疗一线治疗的CONVINCE研究发表于《肿瘤学年鉴》,成为了一线标准治疗选择。针对脑转移患者的BRAIN研究中,埃克替尼较传统放化疗显著延长了无进展生存期(PFS)。此外,还有在EGFR 19del或L858R突变人群中对比埃克替尼与吉非替尼治疗效果的研究等。石远凯教授强调,一系列晚期应用的循证证据铸就了埃克替尼一线治疗的标准地位,埃克替尼从而成为了中国NSCLC患者最重要的一项治疗选择之一
 
在早期NSCLC的治疗方面,周彩存教授牵头的EVIDENCE研究表明,对于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埃克替尼辅助治疗可以显著改善DFS,在临床实践中长时间应用的安全性和耐受性非常好。今年ASCO公布的ICTAN研究则进一步提供了化疗序贯埃克替尼辅助治疗的新选择。石远凯教授强调埃克替尼在中国临床应用已超过十三年,在EGFR突变NSCLC患者的临床实践中得以验证,是中国最重要的靶向治疗药物之一。
 
十三年来,伴随着埃克替尼的循证医学证据不断丰富,临床应用范围不断扩大,目前其仍能够占据中国NSCLC精准治疗30%的市场份额,是临床主流的EGFR-TKI之一。Ross Camidge教授表示在美国主要使用的TKI为第三代TKI奥希替尼、以及对EGFR非经典突变仍然起作用的第二代TKI阿法替尼。对于埃克替尼在中国仍占据重要地位,Ross Camidge教授认为这无疑是埃克替尼在临床研究、临床应用以及药物经济学方面的极大成功,是非常值得骄傲的。
 
中国创新药物发展,引领靶向治疗未来方向
 
周彩存教授谈到,今年ASCO会议上,中国展示了57项口头报告,反映了我国新药物、新研究的快速发展;其中就包括石远凯教授领衔的中国原研KRAS G12C抑制剂Glecirasib的II期研究。该研究初步显示,对晚期KRASG12C突变的NSCLC患者,二线及其后使用Glecirasib的ORR为48%,DCR达86%,耐受性较好,治疗相关毒性导致停药的发生率(5%)和胃肠道不良反应发生率低。目前我国暂无KRAS G12C抑制剂,Glecirasib正在申请NMPA批准。
 
石远凯教授表示,Glecirasib初步显示了相对理想的疗效与安全性,还曾在脑转移患者中显示了良好的中枢神经有效性,而且临床应用中每日口服一次,应用方便,并对其尽快实现上市充满期待。
 
Ross Camidge教授认为,此次ASCO会议标志着中国药物研发实现了从跟随到领先的转变。他表示十余年前,贝达药业推出了中国首个原研EGFR-TKI埃克替尼的场景还依稀如昨,而如今中国已经在创新药物研发方面已然走向世界前列,为全球带来许多首创药物,其进步速度令他倍感惊叹。Ross Camidge教授希望未来中国原研的埃克替尼、Glecirasib等药物进一步探索不同的治疗搭配,为全球癌症患者的临床治疗提供更多选择。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靶向治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