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热评丨田攀文教授谈CodeBreaK 101数据更新对临床治疗的启示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6/4 13:42:00  浏览量:645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美国东部时间5月31日至6月4日,一年一度的肿瘤学国际盛会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在芝加哥举行。《肿瘤瞭望》选取ASCO报道的重要研究,邀请国内大咖专家予以点评。本文介绍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田攀文教授对CodeBreaK 101研究结果(摘要号8512)的解读。

美国东部时间5月31日至6月4日,一年一度的肿瘤学国际盛会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在芝加哥举行。《肿瘤瞭望》选取ASCO报道的重要研究,邀请国内大咖专家予以点评。本文介绍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田攀文教授对CodeBreaK 101研究结果(摘要号8512)的解读。
 
CodeBreaK 101试验更新:Sotorasib联合铂类双药化疗治疗KRAS G12C突变晚期NSCLC

背景
 
Sotorasib联合铂类双药化疗可能提高抗肿瘤活性并克服KRAS G12C突变晚期NSCLC的治疗耐药。研究者报告了国际Ib期CodeBreaK 101研究(NCT04185883)中sotorasib联合卡铂和培美曲塞的疗效和安全性数据更新。
 
方法
 
KRAS G12C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接受了sotorasib 960mg,每天一次(QD)+卡铂AUC 5静脉注射(IV)每3周一次(Q3W)和培美曲塞500mg/m2 IV Q3W,最多4个周期。随后接受sotorasib+培美曲塞维持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基于患者先前接受的针对局部晚期/转移性疾病的治疗线数(1L和2L+)进行了分析。主要终点是安全性/耐受性。次要终点包括客观缓解率(ORR)、疾病控制率(DCR)、缓解持续时间(DoR)、根据RECIST v1.1标准研究者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结果
 
截至2023年12月1日,58例患者(中位年龄65.5岁;45%男性;ECOG评分0/1的患者分别占38%和62%)接受了sotorasib加卡铂和培美曲塞治疗;37例(64%)患者为一线治疗,21例(36%)患者为≥二线治疗(其中18/21既往接受了抗PD-(L)1疗法)。
 
93%的患者(54例)发生了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TRAEs);3级至4级占52%(30例),其中1例(2%)死亡(见表1)。
 
在处于一线治疗的患者中,ORR为65%(95%CI:46.5-80.3),DCR为100%,中位DoR为9.1个月(95%CI:4.4-12.5),中位PFS为10.8个月(95%CI:5.4-NE;中位随访9.2个月)。在PD-L1<1%亚组中(n=19),中位PFS为11.9个月(95%CI:5.3-NE)。
 
在≥二线治疗的患者中,ORR为42%(95%CI:20.3-66.5),DCR为84%,中位DOR未达到,中位PFS为8.3个月(95%CI:4.1–NE;中位随访4.4个月)
 
OS数据不成熟。
 
表1.安全性数据
*致死性TRAE是由卡铂和培美曲塞引起的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结论
 
在CodeBreaK 101研究中,sotorasib联合铂类双药化疗展现了强大且持久的反应,并且具有可控的安全性,支持在正在进行的CodeBreaK 202 III期试验中评估这一方案用于治疗初治、PD-L1阴性、KRAS G12C突变的晚期NSCLC(NCT05920356)。
 
田攀文教授点评
 
尽管中国肺腺癌患者中的KRAS G12C突变的发生率仅为3.5%左右[1],但中国肺癌患者人群基数庞大,KRAS G12C突变的患者数量仍不容小觑。在国内外的临床实践中,针对KRAS G12C突变NSCLC的一线治疗主要参考驱动基因阴性患者的标准治疗,而针对KRAS G12C突变的两个靶向药sotorasib和adagrasib则被FDA批准用于KRAS G12C突变NSCLC患者的后线治疗。然而,sotorasib和adagrasib单药治疗的ORR仅在40%左右[2,3,4],不尽人意,因此探索联合治疗模式势在必行。
 
CodeBreaK 101是探索sotorasib联合含铂化疗治疗KRAS G12C突变晚期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的研究,尽管样本量不算大,但在初治队列中ORR能达到65%,mPFS达到10.8个月,而其中PD-L1<1%的患者的mPFS更是达到了11.9个月,显示出惊人的疗效。Sotorasib联合含铂化疗在后线队列中的ORR仍达42%,mPFS为8.3个月,相较于sotorasib单药后线治疗KRAS G12C突变NSCLC患者6.8个月的mPFS,还是有1.5个月的提升。目前mOS的数据尚未成熟,也期待更长的随访来回答联合治疗是否可延长患者的长期生存。
 
此外,联合治疗的安全性也是不可忽视的问题。该研究中,联合治疗3-4级的AE发生率为52%,主要的≥3级的TRAE是与化疗相关的血液学毒性,如中性粒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贫血等,是可管可控的。总的来说,sotorasib联合化疗治疗KRAS G12C突变NSCLC是一种有潜力的临床治疗方案。
 
参考文献
 
[1]Bob T.Li,et al.Sotorasib plus carboplatin and pemetrexed in KRAS G12C advanced NSCLC:Updated analysis from the international CodeBreaK 101 trial.2024 ASCO,abstract 8512
 
[2]Chen H,Huang D,Lin G,et al.The prevalence and real-world therapeutic analysis of Chinese patients with KRAS-Mutant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Cancer Med.2022 Oct;11(19):3581-3592.
 
[3]Jänne PA,Riely GJ,Gadgeel SM,et al.Adagrasib in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Harboring a KRASG12C Mutation.N Engl J Med.2022 Jul 14;387(2):120-131.
 
[4]Skoulidis F,Li BT,Dy GK,et al.Sotorasib for Lung Cancers with KRAS p.G12C Mutation.N Engl J Med.2021 Jun 24;384(25):2371-2381.
 
田攀文教授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肺癌中心副主任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疗组长
中国抗癌协会中西整合肺癌专委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个案管理专委会委员
四川省抗癌协会肿瘤呼吸病学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四川省医学会呼吸专委会肺癌学组副组长
参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四川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四川省科技厅重点项目等
 
会场花絮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NSCLC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