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浦江论坛丨戴波教授解读CSCO-PC指南,分享mHSPC诊疗进展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2/9/29 10:57:03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2022年浦江前列腺癌高峰论坛暨2022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前列腺癌专委会(CSCO-PC)年会、中国前列腺癌联盟(CPCC)年会、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泌尿外科专委会前列腺癌论坛于2022年8月26-27日在上海召开,为本年度的“浦江论坛”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2022年浦江前列腺癌高峰论坛暨2022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前列腺癌专委会(CSCO-PC)年会、中国前列腺癌联盟(CPCC)年会、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泌尿外科专委会前列腺癌论坛于2022年8月26-27日在上海召开,为本年度的“浦江论坛”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肿瘤瞭望》采访了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戴波教授,解读CSCO-PC指南,分享复旦肿瘤在mHSPC领域的研究成果。
 
《肿瘤瞭望》:CSCO-PC指南对mHSPC的治疗推荐主要按照高瘤负荷、低瘤负荷进行分层。那么,临床实践中应该如何定义高或低肿瘤负荷?
 
戴波教授:实际上,除了CSCO指南以外,EAU、NCCN、AUC、CACA等国内外权威指南都按照高瘤负荷和低瘤负荷对mHSPC的治疗进行分层,主要由于不同肿瘤负荷患者的治疗策略有所差异,不同治疗方案的适应证也不同。目前主要是基于CHAARTED研究对mHSPC肿瘤负荷进行定义的,高瘤负荷定义为出现内脏转移或出现≥4个骨转移灶,且其中有至少1个骨转移位于中轴骨(即盆腔或脊柱)以外,不含以上因素则定义为低瘤负荷。
 
《肿瘤瞭望》:在CSCO-PC指南推荐中,依然保留手术、内/外照射等局部治疗,复旦肿瘤也在寡转移手术治疗方面有专题研究。您是如何看待mHSPC中局部治疗的地位和选择?
 
戴波教授:这就涉及寡转移的定义问题,不同临床试验或指南共识的寡转移定义有所不同。寡转移往往和前面提到的低瘤负荷有所重叠,但又不完全一样。我们复旦肿瘤开展的研究中,将寡转移定义为≤5个骨或淋巴结转移,但没有内脏转移,实际上是接近于前述的低瘤负荷。从目前CSCO-PC等国内外各大指南来看,高瘤负荷主要推荐全身治疗,而原发灶手术切除或近距离放疗等局部治疗的推荐级别较低或不推荐。但是对于低瘤负荷患者,有越来越多的循证医学证据表明,原发灶手术切除和放疗可以带来获益,因此CSCO-PC指南也保留了这一推荐。对于寡转移或者低瘤负荷的患者可以考虑局部治疗。
 
首先,在放疗方面,STAMPEDE研究是一项多臂、分阶段的大型临床试验,既往报道了标准治疗±放疗的试验结果显示,仅在低转移负荷亚组中看到联合放疗的OS获益(3年OS:73%vs 81%;HR 0.68,95%CI:0.52~0.90),而总体人群(HR 0.92)和高转移负荷(HR 1.07)均没有OS获益。其次,在手术治疗方面,复旦肿瘤发起了国际上第一个手术治疗寡转移mHSPC的前瞻性随机对照研究,我们将寡转移患者随机分为ADT组或ADT+原发灶根治性切除组,结果显示联合手术治疗可将3年OS率从70%提高至88%(HR 0.44,95%CI:0.24~0.81,P=0.008);rPFS也同样有显著获益(HR 0.43,95%CI:0.27~0.70,P=0.001)。因此,这项研究进一步回答了寡转移患者是否可以从原发灶手术切除中获益的问题。当然,前提是要在全身治疗有效的基础上,联合手术或放疗可以进一步改善此类患者的生存获益。
 
△复旦肿瘤发起全球首个寡转移mHSPC手术治疗的II期试验:影像学无进展生存(A)和总生存(B)曲线(Dai Bo,et al.Eur Urol Oncol,2022 Jun)
 
《肿瘤瞭望》:近年来,PEACE-1、ARASENS等研究探讨了三联方案的可行性,CSCO-PC指南也及时做出调整。对于应该选择双联还是三联,目前临床上还没有标准答案。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戴波教授:PEACE-1是一项2×2设计的3期研究,对照组是标准治疗(ADT或ADT+多西他赛),试验组是在标准治疗基础上再联合阿比特龙或者放疗。那么,其中ADT+多西他赛和ADT+多西他赛+阿比特龙分别为双联和三联方案。研究结果显示三联方案可较双联方案显著改善OS(NR vs 4.4年;HR 0.75,95%CI:0.59~0.96,P=0.021)。ARASENS研究的分组相对简单,为达罗他胺+ADT+多西他赛对比ADT+多西他赛,结果同样显示三药方案的OS有显著延长(NE vs 48.9个月,95%CI:0.57~0.80,P<0.001)。
 
这两个研究的方案都被纳入了CSCO-PC指南的Ⅰ级推荐中,是目前mHSPC标准治疗方案的组成部分。但是这两项研究还不能完全回答双联还是三联方案的选择问题,因为还没有三联方案与ADT联合二代AR抑制剂的双联方案进行比较的研究证据。因此,目前指南推荐以ADT为基础的联合方案作为优先选择,包括ADT+NHT的双联方案和ADT+NHT+化疗的三联方案,这些都是目前临床上的标准治疗方案。
 
《肿瘤瞭望》:复旦肿瘤牵头的CHART研究为我们提供了首款国产新型内分泌治疗的选择,成为CSCO PC高瘤负荷推荐方案之一。您对国产原研方案在mHSPC中的应用有何展望?复旦肿瘤在前列腺癌治疗领域还有哪些研究值得我们期待?
 
戴波教授:关于CHART研究,我们已经在国内许多学术会议上与大家分享了,近期该研究成果的论文也刊载于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肿瘤学》上,大家对这个研究应该也比较熟悉了。这是一项由复旦肿瘤领导的国际多中心3期试验,入组患者为高瘤负荷的mHSPC,结果显示ADT+瑞维鲁胺相继与ADT+比卡鲁胺的影像学进展风险降低54%(NR vs 25.1个月;HR 0.44,95%Cl:0.33~0.58,P<0.0001),死亡风险降低42%(NR vs NR;HR 0.58,95%Cl:0.44~0.77,P=0.0001),是一个非常有临床意义的双阳性结果。瑞维鲁胺是我们国产原研的AR通路抑制剂,在CHART研究中获得了非常出色的结果,数据上甚至优于已经上市的恩扎卢胺、阿帕他胺的数据。而且该研究中瑞维鲁胺的毒副作用比较轻,患者耐受性良好。因此,我认为这款新型内分泌治疗药物未来会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除此以外,复旦肿瘤以及国内外泌尿肿瘤界还有许多值得我们期待的研究,瑞维鲁胺在mHSPC高瘤负荷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已经得到证实,其在前列腺癌新辅助治疗中的应用是否也有获益。另外,ADT+化疗+NHT三联方案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循证医学证据,那么在ADT+NHT基础上是否可以联合PARP抑制剂、AKT抑制剂等其他靶点药物?从目前的一些初步数据来看还是不错的,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期待的研究方向。
 
 
戴波教授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泌尿外科主任
 
中国抗癌协会泌尿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泌尿肿瘤专业委员会青委会秘书长
 
亚洲机器人泌尿外科学会临床研究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腔镜内镜外科分会常务委员
 
国家肿瘤质控中心前列腺癌质控专家委员会委员
 
上海市泌尿外科学会委员、中国老年医学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委员
 
编委:《中华泌尿外科杂志》、《南方医科大学学报》、《中国癌症防治杂志》、《CUA前列腺癌诊治指南》、《CACA前列腺癌诊治指南》
 
两届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系肿瘤专委会“首席微创外科主刀医生”
 
两届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系肿瘤专委会“MDT卓越医师”
 
中国泌尿肿瘤杰出青年奖
 
人民好医生(金山茶花—杰出贡献奖,泌尿肿瘤领域)
 
两届好大夫在线“年度好大夫”
 
上海市泌尿外科学会年度风云人物、仁心医者(上海市杰出专科医师奖提名奖)
 
上海市卫生系统优秀青年人才、复旦大学十大医务青年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卢宇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前列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