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金锋教授:回顾ASCO大会进展,共展乳腺癌外科治疗方案丨十二届全国乳腺癌高峰论坛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1/8/2 10:52:01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编者按:2021年7月17日~18日,由江苏省抗癌协会、江苏省医学会主办,南京医科大学、《中国肿瘤外科杂志》编辑部、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承办的第十二届全国乳腺癌高峰论坛(南京)成功举办。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乳腺外科主任金锋教授在会上介绍了“2021ASCO外科进展”,会后,肿瘤瞭望就相关问题请教了金锋教授。

《肿瘤瞭望》: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ASCO大会上,乳腺外科领域有哪些研究进展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金锋教授:本届ASCO会议中,关于预防淋巴水肿(BCRL)、新辅助化疗(NACT)后前哨淋巴结(SLB)的评估、放疗策略的预测标志物、化疗时机与乳房满意度相关性等多项研究为我们提供了一系列新数据,精彩纷呈,值得回味。


BCRL是乳腺癌术后最常见的并发症之一。Avisar教授报道了基于简化显微外科愈合方法(SLYMPHA)预防腋窝淋巴结清扫术后BCRL的长期结果(摘要号:514)。580例患者经平均44+31.9个月的随访,接受SLYMPHA治疗的患者,BCRL发生率明显降低(10% vs 26%,p=0.002)。


最大程度减少不必要的损伤,提高患者生存质量一直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如何对NACT的患者优化腋窝管理,临床仍存在困惑。


我国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汪静教授展示了用于评估淋巴结阳性NACT乳腺癌患者SLB的数据(摘要号:566)。三示踪法(纳米碳+同位素+蓝染)相比于同位素+蓝染双示踪法,及单纳米碳法,可显著提高SLB检测准确率(97.3% vs 95.5%、88.9%,p=0.01)。Dunn教授对NACT术后无淋巴结转移(ypN0)的患者,行局部腋窝治疗能否进一步获益同样提出了疑问,并发表了经穿刺活检证实淋巴结转移的T1-3N1M0乳腺癌患者NACT后的腋窝处理(ATNEC)方案(摘要号:600),以期明确NACT后SNB无残留淋巴结转移癌(ypN0)的患者在无病生存率方面是否非劣效于腋窝治疗(ALND或ART),并可降低5年后BCRL风险。


本次大会中,术后辅助放疗的“升降阶梯”策略研究也让人印象深刻。Teh教授分析了21基因复发评分在≥70岁T1N0、ER、PR阳性HER2阴性乳腺癌保乳手术和内分泌治疗中的作用(摘要号:571)。随访数据显示,对于复发评分中高危(IR、HR)的患者可通过放疗提高OS,但复发评分低危(LR)患者无法通过放疗获益,建议当高龄HR+/HER2-患者复发评分≥11时再考虑行放射治疗。Karlsson教授通过POLAR基因标志物研究,寻找并验证了保乳术后局部复发风险较低,且识别出不会从放疗获益的早期浸润性乳腺癌患者,可豁免辅助放疗(摘要号:512)。Bremer教授的研究数据(摘要:513)得出,基于p16、INK4A、Ki-67、COX-2、PgR、HER2、FOXA1、SIAH2,8个生物标志物可识别出保乳术+放疗后具有高复发风险、生物学亚型较差的DCIS患者,可能需要进一步强化治疗;而对于低复发风险的患者,可考虑免于放疗。


另一项有趣的研究来自Tadros教授,统计显示,化疗时机对保乳治疗和乳腺切除术后即刻乳房重建患者的乳房满意度没有影响(摘要号:589),与即刻重建患者相比,保乳术的乳房满意度更高,放疗和手术并发症是乳房满意度降低的独立预测因素。


《肿瘤瞭望》:在HER2阳性乳腺癌领域,双靶治疗已经在新辅助治疗领域得到很好的应用,在适应症(T>2cm还是3cm)方面指南略有差异。您如何看待新辅助治疗的适应症?除了曲帕双靶以外,其他小分子TKI联合抗HER2治疗您也会尝试吗?


金锋教授:近年来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的适应症发生了一系列变化,不仅需关注原发灶大小、淋巴结的情况,同时应对分子分型予以重点关注。对于病灶>2cm的HER2+乳腺癌患者,如无相关禁忌症,均推荐行含有双靶的新辅助治疗。经历了NeoSphere、PEONY、KRISTINE等重磅研究的考验,“妥妥”双靶+化疗已成为当前的主流方案。至于适应症中肿物大小的差异,最新版NCCN指南、St.Gallen共识、CSCO-BC指南,均已一致建议“cT>2cm(cT2N0及以上)的TNBC、HER2+乳腺癌”是新辅助治疗的适宜人群。


小分子TKI药物在HER2+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的应用前景已有研究进行过相关探索。国产药物吡咯替尼的出现,为我们带来了新的期待,然而这部分循证医学证据还不够详实,现阶段除临床试验外,我们仍将使用指南推荐的抗HER2方案规范治疗,但未来可期。


《肿瘤瞭望》:辅助治疗“升阶梯”策略越来越得到重视,包括CREAT-X研究、KATHERINE研究、monarchE研究、OlympiA研究等,您如何看待未来乳腺外科辅助治疗策略的变化?


金锋教授:随着临床研究数据的更新,经新辅助治疗后non-pCR的患者后续强化升阶梯治疗有了更多的个体化方案选择,如CREAT-X研究对TNBC患者的卡培他滨强化,KATHERINE研究对HER2+患者的T-DM1强化均已有指南共识;monarchE研究对高危HR+/HER2-患者的阿贝西利CDK4/6抑制剂强化,以及OlympiA研究对gBRCA1/2突变HER2-乳腺癌患者的奥拉帕利强化,可显著提高DFS获益率,也为临床实践提供了更多依据。


同时,在多基因生物标志物的帮助下,乳腺癌的全程管理不仅可以提前判断预后,对预测疗效、治疗决策的选择中也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对于低复发风险的患者,可考虑豁免化疗、放疗,甚至行无腋窝手术或乳房放疗的保乳术(BCSNR)降阶梯治疗,使乳腺癌的辅助治疗向着更为精准的方向发展。


我们期待国内更多的高水平临床研究,为患者带来更多希望,使中国患者新药可及,为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好的获益!


专家简介

金锋教授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乳腺外科主任

辽宁省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肿瘤分会乳腺肿瘤学组副组长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BC常务委员

中华医学会外科分会乳腺外科学组委员

中国老年学学会乳腺癌分委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外科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辽宁医学会外科分会乳腺外科学组组长


专家简介

曹彧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乳腺外科

副教授、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

医学博士、药学博士后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肿瘤中心访问学者

中国抗癌协会国际医疗交流委员会青年专家

中国临床案例成果数据库审稿专家

辽宁省免疫学会青年常务委员

沈阳医学会第一届肿瘤免疫治疗分会委员

沈阳市高层次人才拔尖人才

主持或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其他省部级课题7项,在国内、外发表肿瘤相关研究论著20余篇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卢宇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