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重磅丨吡咯替尼PHENIX研究荣登《TBCR》杂志封面并全文发表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0/8/4 10:22:49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近日,由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江泽飞教授牵头的吡咯替尼大型III期临床研究PHENIX研究结果,在《Translational Breast Cancer Research》(TBCR)上全文发表,并荣登杂志封面。

近日,由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江泽飞教授牵头的吡咯替尼大型III期临床研究PHENIX研究结果,在《Translational Breast Cancer Research》(TBCR)上全文发表,并荣登杂志封面。PHENIX研究评估了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治疗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研究结果显示,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组的中位PFS为11.1个月,ORR达到68.6%,较对照组显著获益。
 
 
2019年PHENIX研究荣登ASCO大会报告,此后业内便一直对PHENIX研究全文的发表充满期待。值得注意的是,TBCR是近年来由中国学者创办的一本开放获取、同行评议的高水平国际期刊,致力于乳腺癌领域的最新发现和进展,并提供实用的诊疗信息、专家观点和共识。此次PHENIX研究在TBCR上全文发表是中国顶级研究与中国顶尖学术期刊的一次深度结合,本期《肿瘤瞭望》特邀江泽飞教授就这一话题为您带来深入解读。
 
《肿瘤瞭望》:近日,PHENIX研究结果作为封面报道刊登于TBCR杂志,请您介绍一下PHENIX研究设计的初衷以及PHENIX研究的主要发现。

江泽飞教授:PHENIX研究最初设计的时候,考虑到了当时中国的国情。有些患者因为曲妥珠单抗当时没进医保且价格昂贵,一开始就用不起曲妥珠单抗;还有一些患者经过曲妥珠单抗治疗失败了,而拉帕替尼当时也很贵且没进医保,面临无药可用,所以当时设计了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对比卡培他滨的方案。考虑到病人的治疗利益,患者在卡培他滨治疗失败后允许给予吡咯替尼单药治疗。这样的设计解决了两个问题,一是初始阶段,联合治疗是否优于单药治疗,二是卡培他滨治疗失败以后,我们有机会序贯使用单药吡咯替尼,既能看到吡咯替尼单用的安全性,也可以考量单用的有效率和有效时间,给了这个产品更好的考验,验证其临床价值。
 
PHENIX临床研究最终获得了预设的优效结果,研究数据得到监管部门的认可,成为指南推荐的证据,入选2019 ASCO国际会议的口头报告。此次作为封面文章在TBCR上发表,既展现给国内的同道,也展现给国际同行PHENIX研究良好的表现。
 
《肿瘤瞭望》:2019年PHENIX研究登上了ASCO Oral的舞台,与2019年相比,此次全文发表有哪些新的补充?

江泽飞教授:TBCR全文发表的内容包括更多的疗效随访数据,有更多安全性记录,更详细的研究设计介绍,2019 ASCO口头汇报后,专家们针对这项研究有很多提问和讨论,杂志社邀请了国际的权威专家,针对研究和产品做了点评。TBCR的文章更加详细地介绍了研究结果,也提供研究背后的一些故事,为学者们以后开展临床研究和解读研究结果提供有益参考。
 
《肿瘤瞭望》:虽然中国的原研药近年来已越来越多被国际认可,但在学术期刊上,我国还比较缺乏顶尖的期刊杂志平台。TBCR杂志由您担任主编、多位CSCO BC委员担任编委,请您谈谈TBCR的创刊初衷是什么,有怎样的定位?

江泽飞教授:做临床研究都希望有一个好的发表。现在很多中国学者已经可以在国际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我们也看到,国际发表毕竟还是会在语言习惯和研究背景上存在一定的壁垒,所以我认为我们一方面争取国际发表,也应该有自己的平台和舞台来展示研究结果。
 
非常有幸,这本杂志今年四月创刊后,受到国内和国际上同道的欢迎,近期已经接到了来自英国、美国、日本等国家的投稿,国际上权威专家也会担任杂志编委,帮助我们审稿和推荐稿件。我认为,作为中国人自己创办的一本英文杂志,这样的一个平台的优势在于,既可以让中国医生阅读,又方便国际同道交流,同时一些中国的临床研究也有快速发表的机会。希望继续得到大家的支持,我们也争取把这杂志办得越来越好。
 
专家简介
 
江泽飞教授
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乳腺肿瘤科主任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秘书长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乳腺癌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北京医学会乳腺疾病分会主任委员
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精准医学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St.Gallen国际乳癌治疗共识专家团成员
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新药审评专家

版面编辑:洪江林  责任编辑:张彩琴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