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汪旭教授谈OFS:早使用 早获益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0/7/28 11:01:30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导读:随着乳腺癌中位诊断年龄的年轻化,大部分患者确诊时还处于绝经前状态,且近60%患者为激素受体阳性,这就意味着ofs的使用尤为重要。基于SOFT和TEXT研究5年结果而制定的《中国早期乳腺癌卵巢功能抑制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6版》距今已有4年,最新的一系列的研究及SOFT和TEXT研究8年随访结果的公布,促成了《中国早期乳腺癌卵巢功能抑制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8版》的诞生。2018版与2016版相比主要变化有以下两点:

一:是获益人群的变化,变化的焦点在于中危人群,2016版对于中危人群考虑使用ofs,即部分使用;2018版则变为推荐使用ofs,即全部中危患者都推荐使用ofs。依据2014年SOFT研究结果显示,在接受化疗亚组中,他莫昔芬单药组、ofs联合他莫昔芬组与ofs联合AI组的5年无乳腺癌生存率分别为78%、82.5%和85.7%,绝对获益分别为4.5%和7.7%,乳腺癌发生风险分别降低了22%和35%;在年龄<35岁的年轻患者中,三组的5年无乳腺癌生存率分别为67.7%、78.9%和83.4%,绝对获益分别为11.2%和15.7%[1]。2018年最新发表的SOFT 8年随访结果进一步显示了整体人群获益,ofs联合他莫昔芬较他莫昔芬单药显著提高DFS及OS,ofs联合AI相较于他莫昔芬单药在整体人群同样提高了DFS。在化疗和未化疗亚组中,ofs联合他莫昔芬相较于他莫昔芬单药随访8年的DFS绝对获益分别为5.3%和3.2%,在小于35岁人群中,绝对获益为8.7%[2]。根据共识中中危患者分组标准,SOFT研究中有将近12%患者小于35岁,35%患者淋巴结阳性,72%患者组织学分级Ⅱ或Ⅲ级,12%患者HER2阳性,满足中危患者条件。
 
二:是ofs用药最佳疗程的变化,2016版建议GnRHa辅助内分泌治疗疗程为2-5年,若GnRHa联合AI,则应选择5年;2018版建议GnRHa辅助内分泌治疗疗程为5年,短于5年但超过2年也有获益。由于既往一些研究ofs使用疗程各异,例如:ZIPP研究GnRHa疗程为2年,ABCSG-12研究则为3年,SOFT和TEXT研究为5年,且没有GnRHa疗程长短对比的研究,所以对于Gn’RHa使用疗程一直是个争议[1,3,4]。2018版专家共识的变化则基于在SOFT研究中,使用5年ofs显著改善了8年的无病生存率、无乳腺癌生存率和总生存率,分别为83.2%、89.4%和93.3%。HOBOE-2研究中ofs使用疗程同样为5年,结果显示ofs联合AI和唑来膦酸、ofs联合AI以及ofs联合TAM的5年DFS分别为93.3%、93.2%和85.4%[5]。ASTRRA研究则使用ofs 2年联合TAM 5年对比TAM单药5年,显著改善5年DFS,绝对获益率3.6%[6]。且上述研究中ofs均展示出了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所以近几年各大指南诸如2017年St.Gallen专家共识2016年ASCO关于ofs的指南更新以及2017年BCY3指南均推荐ofs使用疗程为5年。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符合使用ofs的中危患者尤其是年轻患者宜尽早使用足疗程的GnRHa。莫要等到高危必须使用时才想到ofs,早使用,早获益。
 
参考文献
(上下滑动可查看)
[1]FRANCIS P A, REGAN M M, FLEMING G F, et al. Adjuvant ovarian suppression in premenopausal breast cancer[J]. N Engl J Med, 2015, 372(5): 436-446.
[2]FRANCIS P A, PAGANI O,  FLEMING G F, et al. Tailoring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for premenopausal breast cancer [J]. N Engl J Med 2018; 379(2): 122-137.
[3]BAUM M, HACKSHAW A, HOUGHTON J, et al. Adjuvant goserelin in pre-menopausal patients with early breast cancer: Results from the ZIPP study[J]. Eur J Cancer, 2006, 42(7): 895-904.
[4] GNANT M, MLINERITSCH B, STOEGER H, et al.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plus zoledronic acid in premenopausal women with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 62-month follow-up from the ABCSG-12 randomised trial[J]. Lancet Oncol, 2011, 12(7): 631-641.
[5] PERRONE F, LAURENTIIS M D, PLACIDO S D, et al. The HOBOE-2 multicenter randomized phase 3 trial in premenopausal patients with hormone-receptor positive early breast cancer comparing triptorelin plus either tamoxifen or letrozole or letrozole + zoledronic acid[J]. Ann Oncol, 2018, 29(suppl 8). [Epub ahead of print]
[6] WOO C N, Jong W L, SEOK J N et al. Role of adding ovarian function suppression to tamoxifen in young women with hormone-sensitive breast cancer who remain premenopausal or resume menstruation after chemotherapy: the ASTRRA study [J]. J Clin Oncol, 2018, 36(suppl 15): 502-502
[7] Moore HC, et al. N Engl J Med. 2015. 372(10): 923-32.
[8] Munhoz RR PAA, et al. JAMA Oncol. 2016 Jan;2(1):65-73.
[9] Pagani O,et al. Breast. 2015 Jun;24(3):201-7.
 
 
专家简介
汪旭 教授
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乳腺肿瘤内科,副主任医师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乳腺疾病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肿瘤心脏病学专委会委员
天津市医学会行为医学分委会委员
美国Moffitt癌症中心访问学者
参与多项抗癌新药的临床研究
参与《乳腺肿瘤学》及《乳腺肿瘤内科手册》的编写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卢宇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