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CS2019︱CBCSG010大公布——卡培他滨强化辅助治疗带来三阴性乳腺癌治疗新格局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9/12/13 13:16:15  浏览量:1194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编者按:2019年12月10日,一年一度的乳腺癌全球顶级盛会——圣安东尼奥乳腺会隆重召开,会议召开首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李俊杰教授于会上发布了CBCSG010的口头报告,探索了三阴性乳腺癌在紫杉蒽环治疗的基础上联合卡培他滨进行强化辅助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的阳性结果。该研究是我国在SABCS会议史上发表的第四个口头报告,也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针对特定的三阴性乳腺癌人群进行卡培他滨强化的临床试验。《肿瘤瞭望》于会议现场,特邀邵志敏教授和李俊杰教授为您带来最前沿进展。

李俊杰教授、邵志敏教授

 
《肿瘤瞭望》:此次SABCS会议上,李教授汇报的CBCSG010研究对卡培他滨在三阴性乳腺癌的辅助治疗应用进行了探索,请简单介绍下该研究的设计背景及所取得的成果?
 
邵志敏教授:众所周知,我们把Luminal型的远期复发、HER2阳性的耐药和三阴性乳腺癌称为难治性乳腺癌。三阴性乳腺癌是其中一个非常特殊的类型,早期复发风险高、没有特定的靶点,所以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指南对它的辅助治疗均推荐化疗,但化疗以后仍然面对高复发风险。现阶段在一些临床试验中对复发转移的患者进行了精准治疗的尝试,然而需要辅助的患者又当如何?Oncology发表的两个早期研究FinXX研究和USNO研究的总体分析发现,对三阴性乳腺癌亚组使用卡培他滨可能对患者预后有一定帮助。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2012年中国乳腺癌临床研究协作组(China Breast Cancer Clinical Study Group, CBCSG)组织了这项全国多中心临床试验,对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在常规辅助治疗中加用卡培他滨强化以后的疗效和安全性进行探索。这个研究做的非常辛苦,共有35个临床中心636例特定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参与,经过了中位67个月的中位随访,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李俊杰教授:因为近年卡培他滨和三阴性乳腺癌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所以本研究在此次SABCS中被选为大会发言。如邵老师所言,研究设计伊始,我们得知FinXX研究在一个探索性的亚组中发现三阴性患者使用卡培他滨获益更多,于是借用CBCSG平台开展了这项全国多中心的临床试验。
 
在FinXX的探索性亚组结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含卡培他滨的辅助和新辅助治疗临床试验都没有得到确切的阳性结果,随后CREATE-X研究提示需要通过新辅助治疗筛选出non-PCR的患者,再采用卡培他滨强化辅助治疗才能得到更好获益,尤其在三阴性患者中的获益更加明显。然而去年SABCS会议中,同样作为大会发言的CIBOMA临床试验,对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在蒽环紫杉等标准化疗结束后采用卡培他滨辅助治疗取得了阴性的结果,仅28%非基底类患者取得阳性的结果。所以很多临床医生十分期待我们此次的研究在蒽环紫杉的基础上联合卡培他滨是否能取得阳性结果。
 
当年基于三阴性乳腺癌的一个探索性亚组,我们就有决心在邵老师的带领下开展这项全国多中性临床研究,多年来克服随访的种种困难,在35家中心的共同努力下,该研究成为中国目前乳腺癌领域最大的随机三期辅助治疗临床研究。经过中位67个月的随访,采用卡培他滨+紫杉醇序贯卡培他滨+表柔比星+环磷酰胺(XT—XEC)方案的治疗组,能够显著的提高患者的5年DFS(卡培他滨组VS 对照组=86.3% vs 80.5%)、5年RFS(卡培他滨组VS 对照组=89.5% vs 83.1%)和5年DDFS(卡培他滨组VS 对照组=89.8% vs 84.2%)。虽然在总体生存上没有统计学差异,但是仍然有更高的获益趋势,耐受性也比较好。所以我们非常有幸能够在此次SABCS会议中公布本试验的主要研究终点。
 
《肿瘤瞭望》:在SABCS的会议上,我国汇报Oral为数不多,此次我们汇报的CBCSG010研究有哪些独到之处呢?
 
邵志敏教授:SABCS从70年代开始举办,从最初仅在美国圣安东尼奥不到100个人参加,发展到今天已成为一个全球最大的乳腺癌单病种会议,每年参会超过了10000人,包括众多临床研究和基础研究的专家。中国学者在SABCS的大会发言包括这次共有4次,其中3次是由我们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行报告的,对我们而言是一种巨大的荣誉感。SABCS作为全球的最顶尖的乳腺癌会议,只有一个大会会场,在其中发言代表我们的研究、论文或学术水平被国际认可,是十分令人珍惜的。
 
我们此次公布的CBCSG010研究是目前唯一一个针对特定的三阴性乳腺癌人群进行卡培他滨强化的临床试验,虽然研究可能存在一些局限性的问题,但其阳性结果的发表和推广对三阴性乳腺癌临床疗效的提高有重要意义,可能将会进一步改变临床实践。我们也希望今后能把我国的临床试验的水准进一步提高,不断的在类似的学术年会上呈现我们的水准。
 
《肿瘤瞭望》:该临床研究中,我们发现在标准辅助化疗方案的基础上加用卡培他滨后,患者的血液学毒性、口腔炎及手足综合征均有所提高,您怎样看待这一结果?
 
李俊杰教授:CBCSG010试验组的用药策略为XT—XEC方案(卡培他滨1000mg/m2 bid d1-14+多西他赛75mg/m2 d1,21天一周期X3周期;序贯卡培他滨1000mg/m2 bid d1-14 + 表柔比星 75mg/m2 d1+环磷酰胺500mg/m2 d1,21天一周期X3周期)。而前期国外研究数据显示化疗联合卡培他滨使用时,卡培他滨的起始剂量只有800-900mg,但既往数据告诉我们,亚洲人群对卡培他滨的耐受性可能更好。我们的研究就是希望知道卡培他滨在蒽环紫杉的基础上是否可以增加疗效,所以在设计方案时对卡培他滨用药的设计非常考究,起始剂量采用1000 mg/m2 bid,连用两周停一周;同时提供了非常详细的剂量递减梯度,当患者毒副作用不能耐受时,首次剂量梯度降到900 mg/m2,再次剂量梯度降到825 mg/m2,然后剂量梯度降到750 mg/m2,再是675 mg/m2。这样一个良好的规范使所有临床中心在参与研究的时候都有证可查。
 
同时在邵老师的领导下,CBCSG非常认真的规范了不良事件的收集,包括发生比例、每一个患者毒副作用和药物相关性、对应药物的减量等。在密切的监测监察过程中,我们发现联合蒽环紫杉后试验组和对照组血液学毒性表现类似,包括白细胞降低、三度白细胞降低、粒缺性发热的比例都是十分类似。而这样类似的数据不单单在本研究的治疗组中有体现,在与其他的剂量密集型临床研究进行比较中,其血液学毒性表现也是类似的。而卡培他滨自身相关的毒副作用主要是黏膜炎和手足综合症,是需要格外注意的。然而不管是CREATE-X研究还是FinXX研究,患者整体的减量都在百分之三十几,我们的研究减量为39%,但绝大多数患者都能在降低一个剂量梯度或两个剂量梯度时达到很好的耐受,因此本研究中整体治疗完成率达到85%,也和前期报道的比例非常类似。所以我们总体认为试验中联合卡培他滨的治疗方案的耐受性是可控的。
 
《肿瘤瞭望》:请问邵教授,您怎样看待此次公布的CBCSG010研究,该研究将对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带来怎样的影响?
 
邵志敏教授:对于三阴性乳腺癌的辅助治疗,到目前为止,我们仍以化疗为主,只是在不同的药物遴选、药物的剂量选择等层面做文章。当然最后的出路一定是精准治疗,我们自己做的研究在不断探索三阴性乳腺癌特定的分型及精准的靶点,但目前仍仅限于复发转移的人群,辅助治疗人群仍需要进一步探索。
 
此次公布的CBCSG010研究初步取得了阳性结果,若能将论文发表在高水平杂志上,将结果很好的呈现出来,我相信它将改变临床指南。按照我们的数据呈现,未来对于三阴性乳腺癌辅助治疗的患者,可以通过蒽环紫杉联合培他滨强化治疗取得非常好的疗效,患者5年DFS至少可以从80%提高到86%。这样的话,对于我国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卡培他滨将成为辅助治疗领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药物。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彭伟彬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