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快讯>正文

BOC/BOA 2024丨ADC药物在乳腺癌治疗中的新突破——樊英教授解读DB-06与OptiTROP-Breast01研究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7/10 14:37:50  浏览量:1169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肿瘤瞭望》特别邀请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樊英教授,就这两项研究进展进行深入解读,探讨ADC药物在HER2低表达乳腺癌及三阴性乳腺癌(TNBC)治疗中的最新进展。

编者按:在乳腺癌治疗领域,抗体偶联药物(ADC)的迅猛发展正逐步改变着传统的治疗格局,为患者带来了更多希望。2024年ASCO大会上DB-06与OptiTROP-Breast01研究的公布,更是将ADC药物在乳腺癌治疗中的应用推向了新的高度。2024年BOC/BOA大会上,《肿瘤瞭望》特别邀请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樊英教授,就这两项研究进展进行深入解读,探讨ADC药物在HER2低表达乳腺癌及三阴性乳腺癌(TNBC)治疗中的最新进展。
 
01
《肿瘤瞭望》:DB-04研究为HER2低表达乳腺癌治疗格局带来了里程碑式的改变。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在入组人群及研究设计上,DB-06与首个针对HER2低表达人群的DB-04研究有哪些异同?

樊英教授:DB-06和DB-04虽然都是主要针对HR+/HER2-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开展的随机对照研究,但这两项研究在入组人群以及临床试验设计上还是有一些区别的。2024年ASCO会议上报告的数据显示,DB-06研究入组患者在转移性阶段未接受过化疗,且在晚期阶段接受过≥2线内分泌治疗±靶向治疗,或接受过1线内分泌治疗(如果患者在晚期1线内分泌+CDK4/6抑制剂治疗后≤6个月内进展或在辅助内分泌治疗≤24个月内进展)。将入组患者随机(1∶1)分成两组,一组给予T-DXd进行治疗,另一组接受医生选择的化疗方案(TPC)。
 
 
既往公布的DB-04研究,入组条件为既往接受过1线或2线化疗的HR+或HR-、HER2低表达的不可切除和/或转移性乳腺癌(mBC)患者。
 
 
由此可见,DB-06研究入组的患者在晚期阶段没有接受过化疗,且相较于DB-04研究入组人群来说疾病状态偏早,这是两项研究的第一个区别。第二个区别是,DB-06研究同时纳入了一些HER2超低表达的患者,想进一步探索在HER2超低表达患者中,探索T-DXd是否能有一定的治疗疗效。而DB-04研究入组的都是HER2低表达的患者,但入组患者中又额外增加了一小部分HR-/HER2低表达的患者,这也是两项研究在入组人群中比较大的区别。但DB-04和DB-06研究中这两部分人群入组的样本量例数相对较少,也不作为主要的研究终点患者。
 
02
《肿瘤瞭望》:针对HER2低表达人群,DB-06研究又进一步进行了深入探索,入组的患者也更靠前线。您认为该研究结果的公布有何重要意义,将为乳腺癌患者的治疗带来哪些重要影响?

樊英教授:正如我刚才提到的,DB-06临床研究入组了更靠前线的人群,即在晚期阶段没有接受过化疗的患者。该研究结果的公布证明了没有接受过化疗的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使用ADC药物T-DXd进行治疗,疗效是远远优于传统化疗的(主要终点BICR评估的HER2低表达患者PFS:13.2 vs.8.1个月;HR 0.62,95%CI:0.51~0.74,P<0.0001),也充分显示了ADC药物的治疗优势。
 
随着越来越多的ADC药物出现和研究数据的公布,在将来我们有可能看到ADC药物全面取代传统化疗药物。同时,在有了更多ADC药物治疗选择后,如何针对ADC药物进行排兵布阵?这也是DB-06临床研究结果公布后,给乳腺癌临床治疗带来的思考和挑战。
 
此外,DB-06研究第一次在HER2超低表达患者中探索了使用抗HER2 ADC药物治疗的有效性,虽然HER2超低表达患者的样本例数比较少(153例),但是也是初步显示了与HER2低表达患者相似的临床获益。至于未来能否将抗HER2 ADC药物用于HER2超低表达患者中,还需要更多数据证实和真实世界临床数据的累积。当然,如何精准诊断HER2超低表达患者,也是我们未来需要面临的问题。
 
03
《肿瘤瞭望》:ADC药物在乳腺癌患者治疗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本次ASCO大会上,徐兵河院士报告了首个中国原创Trop-2 ADC芦康沙妥珠单抗(SKB264)用于经治局部复发性或转移性TNBCⅢ期临床OptiTROP-Breast01的数据,作为研究参与者,请您谈谈OptiTROP-Breast01研究数据的公布对中国患者有何重要意义。

樊英教授:首先祝贺徐兵河院士牵头的OptiTROP-Breast01研究在2024年ASCO大会做口头报告,该研究数据确实也给我们国内的研究者带来了很欣喜的结果。OptiTROP-Breast01临床研究的数据确实是非常亮眼的,该研究入组了多线治疗后的晚期TNBC患者,要求患者既往接受过至少2线以上的标准化疗方案,并且均经紫杉类药物治疗失败。共入组了263例患者,按1:1随机分为芦康沙妥珠单抗组和医生选择的化疗方案(TPC)组。主要研究终点是独立审查委员会(BICR)所评估的PFS,次要研究终点包括总生存期、客观缓解率、研究者评估的PFS等。
 
 
研究结果显示,BICR评估的mPFS由TPC组的2.5个月延长到芦康沙妥珠单抗组的6.7个月,(HR 0.32,95%CI:0.22~0.44,P<0.00001),OS虽然尚不成熟,但已经显示远远超过对照组,所以可以看出这是非常好的临床研究结果,也首次证实了芦康沙妥珠单抗相较于其他医生选择的化疗方案有明显的临床获益,期待这个药物早日在中国获批上市,惠及更多中国的患者。
 
 
此外,该研究的成功对于中国来说也是有重要的意义。首先,芦康沙妥珠单抗是中国原研的Trop-2 ADC药物,填补了我们国内原研Trop-2 ADC药物的空白,同时也充分展现了我国创新药的研发能力。其次,OptiTROP-Breast01是针对中国患者开展的研究,研究的临床数据更适合中国患者,也使中国患者有了更多的治疗的选择。此外,该研究中治疗的患者不仅疗效突出,患者的不良反应也是可控制的。所以该药物是值得期待的、更适合中国患者的全新Trop-2 ADC,其上市以后,也将对国内患者的临床治疗产生一定的影响。
 
樊英教授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乳腺病区主任
主任医师、硕导、协和医科大学八年制、博士
2008-2009年英国Royal Marsden医院/ICR访问学者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临床科研创新发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秘书长
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青年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慢性病防治与健康教育研究会乳腺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整合医学会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瘤多学科整合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