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2024丨ctDNA基线水平及动态变化或可预测晚期UC免疫治疗疗效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6/7 10:56:02  浏览量:914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编者按:虽然已有研究表明ctDNA可作为早期膀胱癌患者的生物标志物,但在晚期尿路上皮癌的研究相对较少。在今年美国芝加哥举行的ASCO年会上,一项研究分析了KEYNOTE-361试验中的ctDNA,以期了解晚期尿路上皮癌的ctDNA基线水平及其动态变化与患者生存结局的关系。《肿瘤瞭望-泌尿时讯》特别整理,以飨读者。
 
研究简介
 
摘要号(报告类型):4518(Rapid Oral Abstract Session)
 
英文标题:Quantitative circulating tumor DNA(ctDNA)assessment in patients(pts)with advanced urothelial carcinoma(UC)treated with pembrolizumab(pembro)or 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chemo)from the phase 3 KEYNOTE-361 trial.
 
中文标题:3期KEYNOTE-361试验中接受帕博利珠单抗或铂类化疗的晚期尿路上皮癌的循环肿瘤DNA的定量分析
 
背景:
 
ctDNA逐步成为早期膀胱癌的生物标志物,但在晚期尿路上皮癌(UC)中的研究较少。这项回顾性研究分析了治疗前期和治疗期间的ctDNA数据,以期了解ctDNA与3期KEYNOTE-361试验中接受帕博利珠单抗单药或化疗治疗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临床结局的关系。
 
方法:
 
既往未经治疗的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随机(1:1:1)接受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帕博利珠单抗单用或单用化疗。肿瘤组织突变通过全外显子组测序并匹配正常DNA进行分析。血液ctDNA通过Guardant Health(GH)Guardant 360 LDT进行检测。通过肿瘤组织中最大变异等位基因频率(maxVAF)或GH分子反应(MR)来量化从治疗前第1周期(C1)到治疗中第2周期(C2)的ctDNA变化。同时评估了C2/C1比率或基线TI maxVAF与临床结局(ORR、PFS和OS)的相关性。maxVAF的名义统计显著性预设为0.05(假设检验,阴性)。
 
结果:
 
对263名患者(化疗组n=131;帕博利珠单抗组n=132)的ctDNA样本进行分析。组间临床特征和基线ctDNA水平相似。治疗前较低的ctDNA水平与帕博利珠单抗治疗组的ORR、PFS和OS改善相关(P<0.01),并且在调整TMB和PD-L1后仍然存在,但化疗组则无相关性(P>0.05)。
 
治疗期间,化疗组ctDNA水平下降更多(化疗组和帕博利珠单抗组的中位C2/C1 TI maxVAF分别为0.03和0.71);MR评分情况类似。化疗组在第1个治疗周期内,ct DNA降低与ORR、PFS(P<0.001)、OS(P<0.01)改善相关;MR评分与ORR和PFS显著相关(P<0.01)。在帕博利珠单抗组中发现相关性更强(P<0.001),并且在调整TMB和PD-L1后仍然存在。
 
 
结论:
 
基线ctDNA水平似乎可预测帕博利珠单抗疗效。在第1个治疗周期内ct DNA的降低与治疗结局有关。不同治疗方案的ct DNA反应不同,并且与长期临床结局存在更强的相关性。当调整肿瘤反应时,帕博利珠单抗和化疗的OS相关性均未保留。除放射学评估肿瘤大小变化外,ct DNA的早期动态未能预测其他额外获益情况。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膀胱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