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热评丨周琦教授解读NEO研究:铂敏感复发卵巢癌的又一次去化疗探索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6/5 16:15:29  浏览量:849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对于特定的铂敏感复发性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HGSOC)患者,可通过二次细胞减灭手术和系统治疗进行管理。NEO研究(NCT0248900)是一项“机会窗口”研究,在铂敏感复发性HGSOC患者进行二次细胞减灭手术前给予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以评估其降低术后治疗强度的潜力。2024 ASCO发布了NEO研究的最新结果(摘要号5506),本文介绍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妇科肿瘤中心周琦教授对NEO研究结果的解读。

对于特定的铂敏感复发性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HGSOC)患者,可通过二次细胞减灭手术和系统治疗进行管理。NEO研究(NCT0248900)是一项“机会窗口”研究,在铂敏感复发性HGSOC患者进行二次细胞减灭手术前给予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以评估其降低术后治疗强度的潜力。2024 ASCO发布了NEO研究的最新结果(摘要号5506),本文介绍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妇科肿瘤中心周琦教授对NEO研究结果的解读。
 
这是一项II期、开放标签、随机研究,针对既往铂类治疗≥6个月后复发的PARP抑制剂初治HGSOC患者。入组患者适合进行二次细胞减灭手术,使用奥拉帕利(300mg口服,每日两次,为期6±2周)新辅助治疗,并在新辅助疗法之前进行了肿瘤活检。术后,患者随机1:1分配至接受6个周期的铂类化疗序贯维持奥拉帕利(A组)或单独奥拉帕利(B组)。主要临床疗效终点是无进展生存(PFS),总生存(OS)是次要终点。根据RECIST 1.1评估疗效,依据CTCAE v4.03标准评估不良反应。转化研究包括通过全基因组测序(WGTS)和纵向循环肿瘤DNA进行的配对肿瘤组织分析。
 
NEO研究设计
 
从2017年2月至2021年9月,共入组44名患者,36名患者随机分配(A组:n=19;B组:n=17)。两名患者退出,6名患者(全部为BRCA1/2野生型)因在新辅助奥拉帕利治疗期间疾病进展而被分配到A组。研究的中位随访时间为3.96(2.23-5.29)年。中位年龄为59(53-66)岁,约31%有已知有BRCA1/2突变。
 
研究结果
 
奥拉帕利新辅助治疗的中位持续时间为40(34~48)天,范围从20至120天。新辅助治疗的客观缓解率(ORR)为29%(10/35);
 
在36名进行手术的患者中,31名(86%)经手术切除至无可见残留病灶。两组的所有辅助治疗的中位周期相似(A组21.5周期,B组18周期,P=0.60)。
 
A组和B组接受辅助奥拉帕利治疗的中位时间分别为13.8个月和14.7个月;
 
A组和B组的3年PFS率分别为46.8%和46.3%,4年PFS率分别为46.8%和38.6%(HR=1.31;95%CI:0.54-3.15,P=0.55);
 
A组和B组的3年OS率分别为84.2%和75.1%,4年OS率分别为65.2%和75.1%(HR=0.90;0.28-2.83,P=0.85);
 
ITT人群的PFS和OS
 
无可见残留病灶的患者有更好的OS(HR=0.23,P=0.0097);
 
亚组分析:残留病灶与OS
 
没有病例出现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急性髓系白血病(MDS/AML);
 
新辅助治疗期间未发生>3级AEs,在辅助疗法的前6个月,A组和B组分别有16%和4%的患者报告AEs。
 
研究得出结论:在铂敏感复发性HGSOC中,奥拉帕利新辅助治疗后进行肿瘤细胞减灭术是可行且安全的。有可切除病灶的患者进行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时,术后仅使用奥拉帕利的效果与化疗后使用奥拉帕利的效果相当,且毒性更小,表明在这项研究筛选的特定人群中,无化疗方法具有潜在可能。研究团队正在开展转化研究探索可提示治疗反应/耐药性的生物标志物。
 
周琦教授点评
 
NEO研究是一项机会窗(WOO)研究,旨在探索铂敏感复发GSOC的二次细胞减灭术之前给予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新辅助治疗对于二次减瘤术后降阶治疗的潜力。从本项II期研究结果来看,对于可进行二次减瘤术的患者,接受奥拉帕利新辅助治疗后R0切除率达86%。术后接受含铂化疗联合奥拉帕利与奥拉帕利单药的疗效接近,但单药的安全性更好。
 
本研究是一项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用于铂敏感复发卵巢癌的又一次去化疗的探索。研究结果提示,对于可进行二次减瘤术的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奥拉帕利新辅助治疗后手术以及后续奥拉帕利±化疗的治疗方案有一定的应用前景,同时提示特定人群的铂敏感复发患者以奥拉帕利作为二次减瘤术前新辅助治疗是有效的,但结果即使显示使用奥拉帕利去化疗与奥拉帕利联合化疗相比3年PFS和OS无差异,但仍然需谨慎对待这一结果:
 
新辅助治疗在铂敏感复发卵巢癌二次减瘤术中的作用仍有争议,本研究也没有提及新辅助化疗前患者评估能否手术的条件;
 
SOLO3研究提示接受奥拉帕利单药治疗的铂敏感复发卵巢癌的患者其死亡风险增加33%,基于此在2022年FDA撤回了奥拉帕利用于卵巢癌的后线单药治疗的适应症,本研究疗效与SOLO3研究结果不同应该是二次减瘤无肿瘤残存的结果,对该研究中两组的远期疗效尚需进一步评估;
 
本研究B组6例患者因奥拉帕利新辅助治疗期间疾病进展而被分配到A组,在各组病例数不多的情况下,是否导致结果的偏移;
 
本研究中入组的患者既往均未接受过PARP抑制剂治疗,而在目前临床实践中越来越多的铂敏感复发患者既往使用过PARP抑制剂,后续研究设计患者入组标准应当考虑目前的临床实际情况;
 
研究中以奥拉帕利±化疗方案为术后治疗方案,缺少含铂化疗+奥拉帕利维持治疗的标准治疗方案对比,需要对照研究进一步探索;
 
此外,疗效与生物标志物关系亦需要关注,以便研究选到更合适的患者。
 
参考文献:Lheureux S,et al.Phase II randomized multi-centre study of neoadjuvant olaparib in patients with platinum sensitive relapsed high grade serous ovarian cancer:The NEO trial.2024 ASCO,abstract 5506.
 
周琦教授
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国际妇癌联盟(IGCS)教育委员会委员
全国首席科学传播专家
中国抗癌协会常务理事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内分泌专委会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委会(CGCS)前任主任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妇科肿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全国宫颈癌防治协作组副组长
中国优生优育协会CSCCP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预防医学会肿瘤预防与控制专委会常委
重庆市医师协会肿瘤医师分会会长
重庆市医学(妇科学)首席专家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卵巢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