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中国之声丨齐晓伟教授:派安普利单抗联合紫杉烷类及卡铂新辅助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初步研究结果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6/4 16:26:55  浏览量:937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三阴性乳腺癌(TNBC)素有“红颜杀手”之称,因其缺乏有效的治疗靶点。但近年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在TNBC晚期和早期治疗均取得不少突破进展,为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选择。在近日举行的202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 2024)上,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南医院)齐晓伟教授一项研究入选大会交流,该研究初步探讨了派安普利单抗(抗PD-1单抗)联合紫衫和卡铂用于TNBC新辅助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编者按:三阴性乳腺癌(TNBC)素有“红颜杀手”之称,因其缺乏有效的治疗靶点。但近年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在TNBC晚期和早期治疗均取得不少突破进展,为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选择。在近日举行的202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 2024)上,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南医院)齐晓伟教授一项研究入选大会交流,该研究初步探讨了派安普利单抗(抗PD-1单抗)联合紫衫和卡铂用于TNBC新辅助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研究背景
 
目前TNBC的新辅助治疗主要以蒽环类联合或序贯紫杉类药物为主,pCR率在40%左右[1]。既往KEYNOTE-522、IMpassion-031等研究[2-4]显示,在蒽环为基础的新辅助化疗中加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可以改善早期TNBC的预后(pCR率为53%~64.8%)。基于此,国内外各大指南均推荐免疫联合化疗用于TNBC的新辅助治疗。但由于蒽环类药物导致的严重心脏毒性,学者们越来越感兴趣探索去蒽环的新辅助/辅助治疗方案。
 
近年来公布的NeoStop研究[5]和NeoCART研究[6]显示,紫杉类联合铂类方案(TP)的pCR率与紫杉联合铂类序贯蒽环类(PCb→AC)相似,并高于传统蒽环序贯紫杉方案(AC-T),且毒副作用更小。目前TP方案已被CSCO乳腺癌指南I级推荐用于TNBC的新辅助治疗。
 
NeoPACT研究[7]显示在去蒽环的TP方案(多西他赛+卡铂)中加入帕博利珠单抗新辅助治疗TNBC,pCR率为58%,3年EFS率为86%,结果与KEYNOTE-522研究相似(3年EFS率为84.5%)[8]
 
派安普利单抗是一种新型人源化抗PD-1的IgG1亚型单克隆抗体,其Fc段结构进行了改造,完全去除ADCC/ACDP/CDC效应,避免效应T细胞耗损;此外,Fc段改造降低ADCR效应,减少IL-8和IL-6的释放,进一步增强免疫疗效并减少irAE。目前派安普利单抗已在中国获批用于联合化疗一线治疗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治疗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以及治疗既往接受过二线及以上系统治疗失败的复发或转移性鼻咽癌患者。
 
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南医院)齐晓伟教授团队应用派安普利单抗联合去蒽环的TP方案新辅助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II期研究(neoTAPPL)初步结果被今年ASCO年会摘要(e12617)收录[9],详情如下。
 
研究方法
 
这项2期研究(ChiCTR2300071925)旨在评估派安普利单抗联合紫杉类和卡铂新辅助治疗TNBC的疗效和安全性。招募组织学证实为II/III期的未经治疗的TNBC患者,给与6个周期的派安普利单抗(12mg,每天1次,第1-14天,每3周1个周期)联合紫杉烷类(多西他赛75mg/m2或白蛋白紫杉醇260mg/m2,第1天,每3周1个周期)和卡铂(AUC=6,第1天,每3周1个周期)。无论患者是否完成或中断方案规定的新辅助治疗,后续均接受乳腺癌手术。术后辅助治疗方案则由研究者参考指南规范制定。
 
主要终点是病理完全缓解率(pCR:ypT0/Tis ypN0),次要终点包括肿瘤残余负荷(RCB)、无事件生存期(EFS)、总生存期(OS)和安全性。本研究采用Simon二阶段设计,如果在第一阶段入组的30例患者中,超过12例达到pCR,则进入第二阶段继续入组30例患者;反之,则终止研究。考虑10%脱落率,该研究计划入组67例患者。
 
图1:研究设计
 
研究结果
 
2022年11月至2024年1月期间,共有22例患者入组,其中有17例患者完成新辅助治疗并进行了手术。在这17例可评估疗效患者中,中位年龄为51岁(范围为32-69岁),II期占76.5%,淋巴结阳性占52.9%。17例患者中观察到10例达到pCR(58.8%;95%CI:32.9%-81.6%)、12例患者达到RCB 0-1(70.6%;95%CI:44.0%-89.7%)。亚组分析显示,基线淋巴结未受累患者的pCR(75.0%;6/8)高于淋巴结受累患者(44.4%;4/9)。术前ORR和DCR分别为82.4%(95%CI:56.6%-96.2%)和88.2%(95%CI:63.6%-98.5%)。安全性分析显示,治疗期间出现的任意级别不良事件(TEAEs)发生率为100%,其中≥3级TEAEs发生率为58.8%。最常见的≥3级TEAEs主要为中性粒细胞减少(47.1%)、白细胞减少(41.2%)、贫血(23.5%)和血小板减少(17.6%)。免疫相关不良事件(irAEs)的发生率为35.3%,均为1级甲状腺功能减退。
 
表1:发生率≥20%的TEAEs(n=17)
 
研究结论
 
初步研究结果表明,派安普利单抗联合紫杉烷类和卡铂新辅助治疗早期TNBC具有良好的抗肿瘤疗效和可控的安全性。目前研究仍在进行中。
 
参考文献
 
[1]Weng ZJ,et al.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in Early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A Pairwise and Network Meta-Analysis of Pathological Complete Response.Inquiry.2021;58:469580211056213.
 
[2]Loibl S,Untch M,Burchardi N,et al.A randomised phase II study investigating durvalumab in addition to an anthracycline taxanebased neoadjuvant therapy in early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clinical results and biomarker analysis of GeparNuevo study.Ann Oncol.2019;30:1279–1288.
 
[3]Mittendorf EA,Zhang H,Barrios CH,et al.Neoadjuvant atezolizumab in combination with sequential nab-paclitaxel and anthracyclinebased chemotherapy versus placebo and chem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early-stage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IMpassion 031):a randomised,double-blind,phase 3 trial.Lancet.2020;396:1090–1100.
 
[4]Schmid P,Cortes J,Pusztai L,et al.Pembrolizumab for early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N Engl J Med.2020;382:810–821.
 
[5]Priyanka Sharma,B-F Kimler,et al.Randomized Phase II Trial of Anthracycline-free and Anthracycline-containing Neoadjuvant Carboplatin Chemotherapy Regimens in Stage I-III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NeoSTOP)[J].Clin Cancer Res.2021;27(4):975-982.
 
[6]Liulu Zhang,Kun Wang,et al.Neoadjuvant docetaxel plus carboplatin vs epirubicin plus cyclophosphamide followed by docetaxel in triple-negative,early-stage breast cancer(NeoCART):Results from a multicenter,randomized controlled,open-label phase II trial[J].Int J Cancer.2022;150(4):654-662.
 
[7]Sharma P,Stecklein SR,Yoder R,et al.Clinical and Biomarker Findings of Neoadjuvant Pembrolizumab and Carboplatin Plus Docetaxel in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NeoPACT Phase 2 Clinical Trial.JAMA Oncol.2024;10(2):227-235.
 
[8]Schmid P,Cortes J,Dent R,et al.KEYNOTE-522 Investigators.Event-free Survival with Pembrolizumab in Early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N Engl J Med.2022;386(6):556-567.
 
[9]Wenting Yan,et al.The preliminary efficacy and safety results of neoadjuvant phase 2 study of penpulimab combined with taxanes and carboplatin in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neoTAPPL).J Clin Oncol 42,2024(suppl 16;abstr e12617).
 
齐晓伟教授
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乳腺甲状腺外科副主任/主任助理
副主任医师、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重庆市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
重庆市中青年医学高端人才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CSCO-BC)委员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乳腺肿瘤学组青年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CBCS)青年专家
长江学术带乳腺联盟(YBCSG)副主任委员
重庆市医学会乳腺病分会常委
重庆市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华乳腺病杂志》、《中华普外科手术学杂志》、《中国普通外科杂志》、《JCO中文版》、《Cancer Innovation》编委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