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U24 大咖点评丨周利群教授:从“跟随者”到“合作者”“领导者”,中国学者在EAU大会的角色转变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4/11 11:02:00  浏览量:2993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1974年,第一届欧洲泌尿外科协会(EAU)年会在意大利帕多瓦举行;经过近四十年的发展,19000余名EAU会员遍布全球各地,EAU大会已经发展为全球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泌尿外科学会议之一,吸引全球学者展示最新的研究成果和分享最具争议的诊疗理念,探讨EAU指南的更新。近年来,有越来越多中国学者登上EAU舞台,发出中国好声音,使得中国泌尿外科学的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2024年EAU大会在时尚之都巴黎举行,《肿瘤瞭望》在EAU大会现场采访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周利群教授,分享EAU大会最新的前列腺癌研究进展及其参会体验。

编者按:1974年,第一届欧洲泌尿外科协会(EAU)年会在意大利帕多瓦举行;经过近四十年的发展,19000余名EAU会员遍布全球各地,EAU大会已经发展为全球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泌尿外科学会议之一,吸引全球学者展示最新的研究成果和分享最具争议的诊疗理念,探讨EAU指南的更新。近年来,有越来越多中国学者登上EAU舞台,发出中国好声音,使得中国泌尿外科学的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2024年EAU大会在时尚之都巴黎举行,《肿瘤瞭望》在EAU大会现场采访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周利群教授,分享EAU大会最新的前列腺癌研究进展及其参会体验。
 
01
《肿瘤瞭望》:EAU大会已经走过近四十年,您也是国内较早一批走出国门参加EAU大会的专家。能否分享一下您参加本次大会的感受?

周利群教授:EAU大会是全球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泌尿外科学会议之一,每年吸引一万余名专家学者和从业人员参会交流,内容涵盖泌尿男生殖系肿瘤、尿路感染、尿路结石、尿动力学、男科学等。随着EAU影响力的提升,近年来国内参加EAU大会的学者也越来越多。除了参会聆听以外,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原创研究在EAU大会上展示和交流。以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为例,我们今年有13项研究成果入选EAU大会,有将近20人参加会议,在国际舞台上分享我们的最新研究成果。
 
 
我本人最大的感受是,中国专家参加EUA大会的角色变化:从原来的“跟随者(Follower)”,逐渐转变为“合作者(Partner)”,在某些领域甚至可谓“领导者(Leader)”。我对这点的感悟越来越深,说明我们除了参会聆听,也要向全球发出中国学者的声音。
 
02
《肿瘤瞭望》:新型内分泌治疗(NHT)为转移性前列腺癌带来了许多变革,并开始影响局限性前列腺癌的围术期治疗。能否结合EAU大会进展,分享一下您对前列腺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的看法?

周利群教授:如果倒退5至10年,大家还不太谈论新辅助内分泌治疗的问题。尽管较早前我们就有了新辅助内分泌治疗的研究探索,但在临床实践中并没有得到很好地贯彻,患者和医生似乎都“等不了”,因为早前的前列腺癌内分泌治疗仍以ADT或第一代抗雄药物为主,起效慢、疗效不太突出。近年来,新型内分泌治疗在转移性前列腺癌取得巨大成功后,开始逐渐前移至局限性前列腺癌的新辅助和辅助治疗,并展现了不错的应用前景。本次EAU大会有两项研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一项是来自比利时的多中心2期ARNEO研究(摘要号:A0602),该研究将新型GnRHR拮抗剂地加瑞克(Degarelix)作为雄激素剥夺(ADT)方案,在此基础上联合或不联合二代雄激素受体拮抗剂阿帕鲁胺(DEG+APA)新辅助治疗。本次大会报道了该研究的3年肿瘤学结局。尽管单独DEG组和DEG+APA的无复发生存率没有显著差异,但在数值上降低了14%(22%vs.36%,HR 0.58,P=0.14),且ypT2分期的亚组患者无复发生存率有显著提升(9%vs.43%;P=0.001;见下图右);此外,联合组的无转移生存率也有显著提高(2.2%vs.14%,P=0.04)。
 
 
另一项研究(摘要号:A0519)则是关于辅助内分泌治疗的人群筛选。这项来自欧洲的多中心回顾性研究,纳入将近1万例接受机器人辅助前列腺癌根治术(RAPR)的患者,其中有3173例在RAPR术后1—3个月内PSA>0.1 ng/ml。研究结果显示,辅助ADT可改善部分患者的肿瘤学预后,尤其是使用模型预测10年癌症特异性死亡(CSM)风险≥6%的患者,辅助ADT的获益显著(下图右)。
 
 
本次大会上,前列腺癌新辅助和辅助治疗领域还有很多研究报道,其中不乏取得积极结果的研究,引起参会者的关注。我们今后在这方面也要多加努力,争取总结更多“中国经验”、分享更多“中国方案”。
 
03
《肿瘤瞭望》:您认为在局限性前列腺癌领域,未来的主要研究热点是什么?

周利群教授:作为泌尿外科医生,我们更关注根治手术后如何进一步降低患者的复发风险。前列腺癌的根治性治疗除了手术以外,还有放疗,二者各有千秋,临床中需要根据患者的病情和意愿进行个体化决策。对于中高危前列腺癌患者,根治性治疗后的生化复发风险极高,1年生化复发可达20%以上,3年生化复发风险可达50%以上。挽救性放疗存在放射性毒副作用,包括放射性膀胱炎、直肠炎等。因此,单纯的辅助内分泌治疗在这方面有很大优势,从目前的研究进展来看,除了不良反应小之外,也有很好的肿瘤控制效果。
 
泌尿外科医生更为关注的是,通过新辅助治疗进一步改善患者的近期和远期预后。包括缩小肿瘤体积,使肿瘤降期、降级,以及降低术后切缘阳性等不良预后特征等,从而进一步达到改善患者生存的目标。过去5至10年大家还不太关注新辅助内分泌治疗,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前列腺癌内分泌治疗将成为新的研究热点。
 
04
《肿瘤瞭望》:从目前的研究进展,包括您在前面分享的EAU最新研究来看,您认为近期前列腺癌的新辅助治疗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周利群教授:目前大多数前列腺癌新辅助治疗研究仍停留在2期研究阶段,较早前新辅助化疗、放疗或新辅助ADT的相关研究并未证实可以改善远期生存。上述EAU大会报道的ARNEO研究也同样是一线小样本的2期研究,尽管有部分人群的无复发生存、无转移生存等肿瘤结局改善,但能否转化为总生存的改善仍有待观察。今后我们还需要开展更多大样本的前瞻性随机对照研究(RCT)加以验证,如果能够进一步取得阳性结果的话,才会真正改变我们的临床实践指南。
 
05
《肿瘤瞭望》:最后能否总结一下您参加本次EAU大会最大的收获?

周利群教授:正如前所及,我最大的感触是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同道在EAU这样高水平的泌尿外科国际盛会上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我在与国内外的专家学者交流过程中,也收获了很多前沿知识和理念。我相信通过中国专家的共同努力,能够在泌尿外科的基础、临床和转化研究领域取得更好的成绩,能够在EAU这样的国际顶级盛会上发出更多的中国好声音!
 
周利群教授
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医学部泌尿外科学系主任。
中国医师学会泌尿外科医师分会名誉会长、前任会长,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常务委员,中华医学会北京泌尿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毕业后医学教育外科(泌尿外科方向)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泌尿外科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专家委员会泌尿外科专委会副主任委员,CUDA微创及机器人学组组长,CUA微创学组副组长,CUA及CUDA UTUC协作组组长等,CUA UTUC指南编写专家组组长。Current Opinion of Urology中文版主编,《中华泌尿外科杂志》副主编,《中华腔镜泌尿外科杂志》电子版副主编,《现代泌尿外科杂志》副主编,The Journal of Urology杂志国际编委,《临床泌尿外科杂志》编委。长期致力于泌尿外科的临床及科研工作,擅长复杂性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的治疗及腹腔镜技术在泌尿外科的应用。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泌尿外科

分享到: 更多

相关幻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