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快讯>正文

ESMO ASIA 2023丨MARIPOSA-2和FLAURA2分析:EGFR突变NSCLC一线、二线治疗发生变化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3/12/11 16:36:24  浏览量:1711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亚洲人群的EGFR突变发生率是高加索人群的两倍(Oncotarget. 2016;7:78985-78993),这给NSCLC治疗带来了重大挑战。2023年ESMO ASIA大会 (12月1日至3日,新加坡)上发布的MARIPOSA-2和FLAURA2试验的分析表明,EGFR突变NSCLC一线和二线治疗模式均有潜在变化,这两场报告为这类患者的治疗方案提供了新见解。

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亚洲人群的EGFR突变发生率是高加索人群的两倍(Oncotarget. 2016;7:78985-78993),这给NSCLC治疗带来了重大挑战。2023年ESMO ASIA大会 (12月1日至3日,新加坡)上发布的MARIPOSA-2和FLAURA2试验的分析表明,EGFR突变NSCLC一线和二线治疗模式均有潜在变化,这两场报告为这类患者的治疗方案提供了新见解。

01
LBA11:MARIPOSA-2试验中EGFR突变晚期NSCLC亚洲患者在奥希替尼治疗进展后接受amivantamab+化疗vs化疗
MARIPOSA-2(NCT04988295)是一项随机、开放标签的III期临床试验,评估了两种方案的EGFR-MET双特异性抗体amivantamab(伴和不伴拉泽替尼)联合化疗(卡铂和培美曲塞)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2023 ESMO ASIA发布了亚洲患者的分析结果(Ann Oncol. 2023;34(Suppl_2): S1254-S1335)。
亚组分析结果与MARIPOSA-2试验的主要分析结果一致,即EGFR突变NSCLC患者在奥希替尼治疗后发生进展后,接受amivantamab联合化疗与单独化疗相比显著改善了无进展生存期(PFS)。
在中位9.5个月随访时,amivantamab联合化疗使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46%(风险比[HR]=0.54; 95%置信区间(CI): 0.37~0.81;P=0.002),中位PFS为6.8个月,而单纯化疗组的中位PFS为4.2个月。
amivantamab+化疗组的客观缓解率增加了1倍以上(66% vs 32%;优势比[OR]=4.0;P<0.0001)。amivantamab+化疗组的中位颅内PFS为12.5个月,而化疗组为8.5个月(HR=0.58;95% CI: 0.34~1.00;P=0.049)。Amivantamab+化疗组的中性粒细胞减少和血小板减少发生率较高,发生时间较早,而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和出血并发症的发生率较低。
MARIPOSA-2试验:通过盲法独立审查评估的亚洲患者的PFS(ESMO亚洲大会2023,LBA11)
02
514MO:FLAURA2研究中EGFR突变晚期NSCLC是否使用一线铂基化疗对获得性耐药机制的影响
另一次报告是FLAURA2试验发布的探索性分析的初步数据(J Thorac Oncol 2023; 18_supl: S36-S37)。FLAURA2研究招募了557名年满18岁、经病理证实、非鳞状、新诊断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的患者,以1:1比例将患者随机分入两个治疗组:奥希替尼加化疗(培美曲塞和顺铂或卡铂)或奥希替尼单药治疗,既往报道的结果显示在EGFR突变晚期NSCLC中,一线奥希替尼+化疗与奥希替尼单药治疗相比有显著的PFS获益。2023 ESMO ASIA发布了两个治疗组的获得性基因变异情况。
FLAURA2研究设计
针对138个基线和疾病进展时的匹配血浆样本进行分析的结果提示,奥希替尼+化疗组(n=53)和奥希替尼单药治疗组(n=73)的耐药机制大致相似(表),尽管在奥希替尼+化疗组中检测到的获得性EGFR C797S和MET扩增的患者数量少于奥希替尼单药组(其中EGFR C797S突变分别有2例vs 9例,MET扩增分别有5例vs10例)。
在奥希替尼一线治疗的基础上加用铂类化疗对获得性耐药机制无影响,也不应影响二线靶向治疗方案。在接受奥希替尼联合化疗的患者中,未检测到特异性的新型耐药机制。
表. 获得性基因变异情况
意大利米兰欧洲肿瘤研究所的Antonio Passaro博士表示:“基于今年发布的突破性结果,EGFR突变NSCLC的治疗前景即将发生重大转变,在一线和二线治疗中,出现了几种创新性治疗方案和改进的治疗方案。虽然联合使用多种治疗药物增加了毒性的发生率,但这些毒性并没有导致剂量限制,而且所有这些研究的停药率都较低。只要保证对毒性进行恰当管理和积极、专门的治疗,这些新药物组成的新型治疗方案将成为EGFR突变NSCLC有效的治疗策略。”
Passaro展望EGFR突变NSCLC治疗未来面临的挑战:“EGFR突变NSCLC的主要问题,现在是为所有被诊断为早期或晚期NSCLC的患者提供全面的分子分析,包括二代测序。虽然分子检测很重要,但全球仍有太多患者不能进行适当和广泛的分子分析,而分子分析可以确保患者获得有效的靶向治疗。我们还需要及时提供新的治疗策略,不同国家和各大洲之间的治疗差异使这一挑战越来越严峻。”
参考文献
1. Shih J-Y, et al. Amivantamab plus chemotherapy vs chemotherapy among Asian patients with EGFR-mutant advanced NSCLC after progression on osimertinib: A MARIPOSA-2 subgroup analysis. ESMO Asia Congress 2023, LBA11
2. Lee CK, et al. Acquired mechanisms of resistance to first-line (1L) osimertinib with or without 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 (CT) in EGFR-mutated (EGFRm) advanced NSCLC: Preliminary data from FLAURA2. ESMO Asia Congress 2023, Abstract 514MO

版面编辑:高金转  责任编辑:张彩琴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ESMO ASIA 2023丨EGFR突变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