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MO中国之声丨樊英教授:HR+/HER2-EBC辅助治疗策略演变和风险分层——基于国家癌症中心数据库研究的中国观点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3/11/1 14:52:36  浏览量:3006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乳腺癌是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近年来发病率呈上升趋势。HR+/HER2-乳腺癌约占总体乳腺癌的70%,在各乳腺癌亚型中其预后较佳[1]。对于HR+/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而言,内分泌治疗可以带来较好的生存预后。然而,临床上仍有约30%高危患者经过标准治疗后5年内复发,进展为无法治愈的转移性疾病[2]。对于这部分复发风险较高患者的治疗,多项临床研究进行了探索,但在中国人群中尚缺乏被广泛认可的风险评估标准来识别这些高风险患者。

编者按:乳腺癌是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近年来发病率呈上升趋势。HR+/HER2-乳腺癌约占总体乳腺癌的70%,在各乳腺癌亚型中其预后较佳[1]。对于HR+/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而言,内分泌治疗可以带来较好的生存预后。然而,临床上仍有约30%高危患者经过标准治疗后5年内复发,进展为无法治愈的转移性疾病[2]。对于这部分复发风险较高患者的治疗,多项临床研究进行了探索,但在中国人群中尚缺乏被广泛认可的风险评估标准来识别这些高风险患者。对此,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徐兵河院士团队使用国家癌症中心数据库的相关数据开展了一项真实世界研究,以探索近年来HR+/HER2-早期高风险乳腺癌患者辅助治疗格局的演变情况,相关文章被2023年ESMO大会收录(摘要号256P),肿瘤瞭望特邀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樊英教授进行介绍。
 
研究简介
 
具有高风险临床病理特征的HR+/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其疾病复发风险升高。中国患者人群与西方人群在疾病特征上存在明显差异,中国患者更加年轻且绝经前的比例也较高。过去十年里,这类高复发风险患者的治疗策略经历了快速的发展。另外,在中国人群中尚缺乏被广泛认可的风险评估标准来识别这些高风险患者。本研究是首项使用国家癌症中心数据库,调查我国早期乳腺癌患者近年来辅助治疗格局演变情况,以及不同临床病理特征患者的长期临床结局的真实世界研究。
 
本研究数据库是基于中国50家主要医院的电子病例记录,且该数据库通过国家死亡登记系统获取患者死亡信息。研究包括自2013年1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期间接受乳腺癌根治手术和辅助内分泌治疗的HR+/HER2-,Ⅰ-Ⅲ期早期乳腺癌患者。基于临床病理特征来划分患者风险,并构建研究队列。“高风险队列”患者需满足:≥4个阳性腋窝淋巴结,或1-3个阳性腋窝淋巴结并具有以下高风险临床病理特征至少之一:肿瘤组织分级3级、肿瘤大小≥5厘米或Ki-67≥20%;“低风险队列“为不符合上述标准的患者。临床结局包括对无浸润性疾病生存期(iDFS),无远处复发生存期(DRFS)和总生存期(OS),统计分析截止日期为2021年9月30日。
 
表1.入组患者基线特征
 
研究共纳入4088名合格患者,其中,1310例为高风险患者,≥4个阳性淋巴结患者占比为46.6%,1-3个阳性淋巴结且具有高风险临床病理特征患者占比为53.4%;2778例患者为低风险患者,其中90.8%为淋巴结阴性患者。与低风险队列相比,高风险队列中有更高比例患者接受了辅助化疗(74.9%vs 63.7%)和放疗(72.1%vs 45.6%)。
 
表2.入组患者治疗模式
 
从2013年到2021年,辅助内分泌治疗中使用芳香化酶抑制剂和卵巢功能抑制的患者比例逐渐增加,而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他莫昔芬/托莫昔芬)的使用比例逐渐减少。高风险队列患者的5年iDFS为75.3%,而低风险队列为89.9%。高风险队列中的患者复发或死亡风险显著高于低风险队列,风险比HR值为2.38(95%CI:1.82-3.12)。探索性分析显示:对于1-3个阳性淋巴结伴有高危临床病理特征的患者,随着淋巴结数量的增加,疾病复发或者死亡风险逐渐升高。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与低风险患者,即使有一枚阳性淋巴结并伴有高风险临床病理特征的患者,其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仍然升高。对于DRFS和OS临床结局,本研究也观察到类似结果。
 
表3.2013年-2021年HR+/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辅助内分泌治疗
 
本研究提示,我国近25%具有高风险临床病理特征的早期乳腺癌患者,在开始辅助内分泌治疗后5年内经历了复发或死亡。近年来,新辅助、辅助治疗在HR+/HER2-早期乳腺癌中的应用已显示出较好前景,并且临床上针对一些具有高危临床病理特征的患者,往往予以辅助强化、延长辅助内分泌治疗的策略,以期提升长期生存获益。
 
图1.早期乳腺癌IDFS、DRFS和OS的Kaplan-Meier曲线
 
本研究结果还提示,对于中国高危患者人群,尽管大部分患者已经采用了“升阶梯”治疗策略,如内分泌联合化疗,放疗或OFS辅助强化治疗,但是预后仍然有待进一步改善,因此,亟需重新思考针对这些高危患者的辅助治疗策略。近年来,随着一系列新研究、新药物的涌现,例如MonarchE和NATALEE研究采用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强化辅助治疗策略,相信HR+/HER2-早期乳腺癌的治疗格局或将迎来新的变革,来进一步减低患者疾病复发风险。
 
▌参考文献:
 
1、《CDK4/6抑制剂治疗激素受体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晚期乳腺癌的临床应用共识》
 
2、Sheffield KM,et al.Future Oncol 2022;18(21):2667-2682
 
樊英教授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医学博士内科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
2008-2009年英国Royal Marsden医院/ICR访问学者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临床科研创新发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秘书长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青委会副主委
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青年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肿瘤健康管理学院秘书长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化疗专业委员会委员
CSCO青年专业委员会委员
在JAMA Oncology,Annals of Oncology等国内外杂志发表文章数十篇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卢宇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