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妇瘤透视丨卵巢癌的PARP抑制剂治疗:HRD/BRCA检测和毒性管理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3/1/28 18:04:06  浏览量:5391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我们正在进入卵巢癌分子化的新时代,”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Saketh Guntupalli在一场网络研讨会上说。

“我们正在进入卵巢癌分子化的新时代,”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Saketh Guntupalli在一场网络研讨会上说。在会后媒体采访中,Guntupalli解读了PARP抑制剂作为卵巢癌标准一线治疗的数据,PARP相关毒性的管理策略,以及使用基因检测来识别同源重组缺陷(HRD)和BRCA突变可以更好地指导一线维持治疗的选择。
 
Saketh Guntupalli
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妇科肿瘤科的教授和主任
Karen M.jenison妇科肿瘤科特聘教授以及妇产科系主任
 
III期SOLO-1(NCT01844986)和PRIMA(NCT02655016)等关键研究如何推动了BRCA阳性卵巢癌的前线PARP抑制剂治疗?

Guntupalli:SOLO-1、PRIMA等开创性试验已经确认了检测HRD和BRCA突变状态的必要性。这些研究中的生存曲线令人印象深刻,并且清楚地表明与安慰剂相比,BRCA或HRD阳性患者从PARP治疗中获益最大。SOLO-1是一项非凡的研究,结果显示BRCA阳性的患者在接受PARP抑制剂后生存数年,数据支持这些患者使用PARP疗法。
 
BRCA和HRD阴性的患者似乎也能从PARP抑制剂中获益。在PRIMA试验中,无论BRCA阳性还是阴性,患者从PARP治疗中获得某种形式的获益。这些试验中BRCA阳性患者的风险比(HR)在0.3~0.4之间,HRD阳性患者的风险比在0.5~0.6之间,HR数据非常好。尽管如此,依然是BRCA阳性和HRD阳性患者的获益最大。
 
使用什么策略最佳地解决PARP抑制剂的毒性效应,同时使临床获益最大化?

Guntupalli:首先,至关重要的是与患者交谈,并找出最困扰他们的是什么。与PARP治疗相关的最常见毒性是胃肠道毒性,如恶心,恶心会引发其他一些毒性,如疲劳和贫血。
 
此外,了解患者已经尝试的改善不良反应的策略,进而找出最佳的毒性管理方法。患者是上午和下午分开服药吗?药物和食物一起吃吗?患者是否每天使用300 mg尼拉帕利的最大剂量,如果是的话,患者可能需要降低用药剂量。如果患者有血小板减少症,确保患者没有服用其他可能与PARP抑制剂产生负相互作用的药物。考虑这些因素是控制毒性的关键。
 
FDA已经批准了抗体-药物偶联物mirvetuximab soravtansine-gyx用于铂类耐药卵巢癌患者,这项审批有什么意义?

Guntupalli:mirvetuximab soravtansine的加速批准非常棒,因为现在我们终于有一种方式可以治疗有叶酸受体α表达的患者;这是一个非常难治疗的患者群体。史蒂芬森癌症中心Kathleen Moore进行的III期SORAYA试验(NCT04296890)中,mirvetuximab soravtansine的缓解率与观察到的其他单药治疗的缓解率相比相当好。
 
需要注意的是与mirvetuximab soravtansine相关的毒性,例如眼部毒性。临床医生必须对这些毒性非常了解,避免患者的视力大幅丧失。
 
关于基因检测在卵巢癌治疗中的重要性,您想向业内同道传达什么重要信息?

Guntupalli:卵巢癌患者的HRD和BRCA突变状态是选择治疗方案时最重要的因素,因为该标志物可指导浆液性卵巢癌患者使用PARP抑制剂,检测HRD和BRCA突变信息能确保患者得到最前沿的治疗。同样重要的是改善毒性管理,掌握什么情况需要减少用药剂量以及如何减量,加强毒性监测。最后,了解铂耐药患者的新治疗方法很重要。
 
科罗拉多大学癌症中心有什么正在进行的研究您想强调一下吗?

Guntupalli:我们目前正在研究mirvetuximab soravtansine与其他一些药物的联合用药,也在研究免疫微环境中的PARP毒性,并试图了解是什么导致BRCA阳性患者对PARP抑制剂耐药。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卵巢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