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研究>正文

2022 BOC/BOA丨陈守臻教授:ASCO前列腺癌研究进展及热点问题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2/7/7 10:43:51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北京市希思科临床肿瘤学研究基金会主办的“2022年中国临床肿瘤学年度进展研讨会(BOC)暨Best of ASCO?2022 China”于7月1-2日在泉城济南举行。在泌尿肿瘤专场,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陈守臻教授介绍了今年ASCO大会的几项前列腺癌重磅研究,并在接受《肿瘤瞭望》的采访中分享了对这些研究及相关临床热点的看法。

编者按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北京市希思科临床肿瘤学研究基金会主办的“2022年中国临床肿瘤学年度进展研讨会(BOC)暨Best of ASCO®2022 China”于7月1-2日在泉城济南举行。在泌尿肿瘤专场,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陈守臻教授介绍了今年ASCO大会的几项前列腺癌重磅研究,并在接受《肿瘤瞭望》的采访中分享了对这些研究及相关临床热点的看法。
 
肿瘤瞭望
尽管2期TheraP研究中OS并没有显著获益,但3期VISION研究则显示有OS获益。是什么因素可能影响最终的OS结果?另外,您如何看待放射性配体疗法在前列腺癌中的应用?
 
陈守臻教授:我们可以看到,在2期TheraP研究中,rPFS是有获益的,但是OS没有获益,而3期VISION研究中OS是有获益的。我认为影响OS结果的原因有很多。首先,两项研究的入组人群的基线水平不同,治疗后一线、二线、三线的病人比例可能也不完全一样。第二,两项研究的对照组不完全一样,TheraP研究的对照组使用的是卡巴他赛,而VISION研究的对照组是标准疗法(SOC)。目前指南中,在多西他赛耐药之后可选择卡巴他赛,推荐等级也比较高,所以TheraP研究的对照组治疗效果也不错,这也是影响OS获益的原因。第三,TheraP研究中有一些用卡巴他赛治疗后失败的患者,又交叉使用了177Lu-PSMA疗法。这些原因可能都会影响TheraP研究和VISION研究最终的OS结果。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单纯看OS结果,至少我们可以从TheraP研究中看到rPFS也有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在未来的前列腺癌的治疗领域,放射性配体药物,尤其是像177Lu-PSMA这一类的药物,可能会有非常大的前景,因为它完全不同于其它常规的前列腺癌治疗的作用机制。目前,前列腺癌的系统治疗主要有内分泌治疗,还有以多西他赛、卡巴他赛为主的化疗,以及像PARP抑制剂之类的靶向治疗。但是放射性配体类的药物完全不受上述治疗方式的相关因素影响,所以我觉得它的前景非常好,同时也期待放射性配体疗法能够取得更大的进展,比如说能够成为mCRPC的一线治疗方法,甚至成为mHSPC更加前移的治疗方案。
 
肿瘤瞭望
CHART研究证实了SHR3680+ADT用于高瘤负荷mHSPC的PFS和OS获益。您如何看待这项研究即将对临床实践产生的影响?此外,目前临床实践中mHSPC的治疗选择还没有标准方案,临床中应该如何进行优选?
 
陈守臻教授:目前有关转移性激素敏感阶段的前列腺癌,国内外的指南中可以选择的药物有很多,包括新一代的雄激素合成抑制剂阿比特龙,新一代的雄激素受体抑制剂SHR3680、阿帕他胺、恩杂鲁安、达罗他胺等,还有最基础的化疗药物。目前越来越多的研究聚焦于双药联用还是强化的三药联用好。CHART研究比较符合我们中国mHSPC的情况,入组的中国患者比例较高,并且入组的都是一些高瘤负荷的患者。研究对照组的治疗药物为比卡鲁胺,这在既往的有关mHSPC研究中较为罕见,但我们中国人既往使用比卡鲁胺非常多。
 
 
 
从研究数据可以看到,使用瑞维鲁胺(SHR368)的rPFS和OS的获益优于比卡鲁胺,这也是未来治疗转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的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在CHART研究中,内脏转移亚组患者的获益不是很好,所以未来对于一些特殊的mHSPC患者,比如有内脏转移的,或者肿瘤负荷特别重的,以及一些体能状况好的年轻的病人,或许我们可以在SHR3680这类的药物基础上加上化疗或其他疗法,这可能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肿瘤瞭望
您在会议上还介绍了将rPFS或cPFS作为mHSPC临床研究替代终点的研究。除此以外,还有像MFS、PSA50等其他中间临床终点,应该如何看待它们与OS的关系?从临床医生的角度应该如何解释和应用这些终点数据?
 
陈守臻教授:在ASCO报道的这项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从长远的数据来看,像rPFS或cPFS等衡量中期结果的指标,与OS有非常好的相关性,如果rPFS或cPFS的结果较好,OS结果也会相对较好。我们知道整体来说前列腺癌的预后非常好,但观测OS结果需要很长的时间,而rPFS或cPFS这些指标能够很好的帮助我们分析一些临床研究的数据。很多大型的前列腺癌临床研究都把rPFS作为主要终点,这体现了研究的科学性和客观性。
 
 
除此之外,MFS(肿瘤无复发生存时间)、PSA50(PSA下降大于50%)在临床中都能够比较好的评价疾病的治疗效果。未来我们也可以做一些相关的研究来证实PSA50或MFS和OS是否也有很好的相关性,或者使用其他指标来替代OS。但是目前阶段,我觉得还是PFS尤其是rPFS或cPFS,与OS的相关性会更好一些,这也是我们目前主要的有关替代指标的研究重点。
 
 
陈守臻
 
医学博士,博士后;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泌尿外科主治医师,泌尿肿瘤MDT诊疗团队秘书。
 
学术擅长:从事泌尿系肿瘤(主要为下尿路肿瘤:前列腺癌、膀胱癌)的基础与临床研究工作。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1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1项、省重点研发计划1项;参与多项国家级、省级科研项目。以第一或通讯作者在Cancer Research、PCPD等杂志发表SCI文章10余篇。申请国家发明专利3项。
 
参赛获奖:第二届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前列腺癌“PC Fans Academy最强大脑”全国总决赛冠军及“最佳人气选手”;第四届“前列腺癌最强MDT病例挑战赛”全国总决赛冠军;2021CACA-GU MDT卓越医师;2021CSCO前列腺癌诊疗指南金牌讲者。
 
学术任职:CSCO前列腺癌诊疗指南执笔专家组成员、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系肿瘤分会青年委员、JCO中文版泌尿生殖系统肿瘤青年编委、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青年委员会肿瘤学组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泌尿外科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山东省老年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委员、山东省疼痛医学会肿瘤精准治疗青年专业委员会前列腺泌尿肿瘤学组委员。
 

版面编辑:张雪  责任编辑:彭伟彬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ASCO前列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