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南北汇丨马飞教授:持续深耕,为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提供更多“中国方案”

作者:  程兰芳   日期:2021/7/20 10:32:50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编者按:近年来,随着我国在肿瘤药物研发和治疗领域的大力投入,“中国创造”原研药物不断被研发出来,同时其优异的治疗效果也频繁登上“国际舞台”,被世界各国同道共同见证。在2021年南北汇上,肿瘤瞭望特邀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马飞教授为我们细数了近年来的中国原研药相关成就及乳腺领域今后的诊疗方向。

《肿瘤瞭望》:随着药物创新水平的提高,近年来,我国自主研发的抗肿瘤药物惊喜不断,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乳腺癌领域取得的相关成就?


马飞教授:近年来,随着综合国力和科技创新水平的提升,我国药物研发水平也不断得到提高,逐渐从“药物仿制型国家”向“药物创新型国家”转变,乳腺癌领域专家学者也做出了一定努力并取得了一些成就。下面我简要向大家进行介绍。


在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领域,最为突出的就是小分子TKI——吡咯替尼,该药Ⅲ期PHOEBE研究纳入了既往经曲妥珠单抗和紫杉类药物,和/或蒽环类药物治疗的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结果显示,与拉帕替尼+卡培他滨相比,吡咯替尼+卡培他滨显著延长PFS 5.7个月(中位12.5个月vs . 6.8个月),且安全性可控。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成功挑战了拉帕替尼联合卡培他滨作为标准二线治疗的地位,2020年中国晚期乳腺癌规范诊疗指南将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方案作为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经曲妥珠单抗治疗失败后的IA级推荐。


在抗体偶联药物(ADC)研发领域,近年来我国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如国产ADC药物——维迪西妥单抗(RC48),不仅在胃癌、尿路上皮癌领域有所突破,也在乳腺癌领域进行了探索。本届ASCO大会上,维迪西妥单抗治疗HER2低表达转移性乳腺癌,患者ORR达39.6%,PFS达5.7个月,引起了学界广泛关注。该研究结果是对维迪西妥单抗治疗HER2中低表达乳腺癌患者的肯定,期待其能带来更多的惊喜。


在HR阳性乳腺癌治疗领域,放眼国际,阿贝西利等几项CDK4/6抑制剂治疗都取得了突破性的治疗效果。本届ASCO大会上,中国的CDK4/6抑制剂达匹西利也在世界舞台上彰显了中国学者的智慧与中国原研药的风采,为HR+/HER2-晚期乳腺癌靶向治疗带来了新希望。


在PARP抑制剂治疗领域,虽然我国的探索起步晚于国际其他国家,但我们仍在不断探索当中,并且在卵巢癌和HER2-乳腺癌患者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除在靶向治疗药物中取得的成绩外,我国在化疗药研发领域也为世界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如新一代微管抑制剂优替德隆(UTD1),在中国26家医院开展的随机对照、开放性、多中心Ⅲ期临床研究BG01-1312L显示,对于蒽环类或紫杉类治疗失败的晚期乳腺癌,相对于卡培他滨单药,优替德隆联合卡培他滨治疗的客观缓解率(49.8% vs 26.7%,P<0.0001)和临床获益率(60% vs 33.3%,P<0.001)均显著提高近一倍,无进展生存时间(PFS)由4.11个月显著延长至8.57个月,疾病进展风险降低54%,而总生存时间(OS)由15.7个月显著延长至20.9个月,死亡风险降低31%,且无论患者的既往晚期阶段化疗史、是否内脏转移及HER2与HR状态,PFS和OS均有显著获益。


优替德隆研究结果的公布也提示我们,在靶向治疗盛行的年代,化疗依然是重要的治疗策略,值得我们进行关注。总而言之,细数各种治疗药物相关研究,乳腺癌领域为肿瘤的治疗做出了重要贡献。


《肿瘤瞭望》:今年ASCO大会上,DAWNA-1研究结果的披露不仅于世界舞台彰显了中国学者智慧与中国原研药物风采,也为HR+/HER2-晚期乳腺癌靶向治疗带来了新希望,您如何评价该研究?对于科研工作者又有哪些希冀?


马飞教授:今年ASCO大会上,DAWNA-1研究结果公布,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原研CDK4/6抑制剂达匹西利的优秀疗效,证明了我国的原研药物并不亚于其他国家。当然从既往公布的CDK4/6抑制剂的数据来看,哌柏西利等药物的治疗效果同样不俗。当前,达匹西利的相关治疗数据较少,OS数据不够成熟,因此,我们更期待未来其相关研究数据的发表。


DAWNA-1研究之所以引起我们的广泛关注是因为达匹西利是我们中国的原研药物,当中国学者面临一些临床问题时,我们有较为便利的条件在相关人群进行探索。如我们可以在晚期一线治疗人群中探索如何提高其治疗效果;对于内脏危象人群,探索如何改变其治疗格局。


未来,我希望药物研发企业能够与临床研究者一起进行探索,共同推动中国临床诊疗的进步,同时也为全球的肿瘤防控做出应有的贡献。


《肿瘤瞭望》:您认为在HR+/HER2-晚期乳腺癌领域未来有哪些值得探索的方向?


马飞教授:对于HR+/HER2-晚期乳腺癌来说,这些年我们多在内分泌和化疗领域进行探索。CDK4/6抑制剂的上市,使我们在患者的内分泌治疗中又增添了一个重要砝码,从而进一步拓宽了内分泌治疗的价值。因此,在晚期内分泌治疗领域,我们需要进一步探讨既往的内分泌治疗策略如何得到进一步优化,如在骨转移患者群体中,我们是否应进一步强化“内分泌+”的优选策略;对于伴有内脏转移的这部分患者,内分泌治疗的比重是不是应得到进一步的延展,化疗的起始时间是否能进一步延后;对于既往认为内分泌治疗无优势的内脏危象患者,CDK4/6抑制剂的加入,有没有可能改变其治疗格局。


总之,在治疗靶点和治疗药物不断涌现的今天,PI3K抑制剂、抗HER2治疗药物、CDK4/6抑制剂等药物的出现使“内分泌+”的治疗策略将进一步被拓宽。未来,对于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来说,在对治疗格局进行探索的同时,更精准的个体化内分泌治疗策略依然是永恒的探索方向。


专家简介

马飞

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治疗中心主任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国家肿瘤质控中心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老年肿瘤分会总干事长

中国抗癌协会整合肿瘤心脏病分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药师协会肿瘤专科药师分会副主任委员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彭伟彬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