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动态监测外周血EGFR突变,预测EGFR-TKI联合抗血管的疗效——来自NEJ026研究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0/8/10 11:55:23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NEJ026研究是一项前瞻性、多中心、III期临床研究,旨在探索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在厄洛替尼的基础上进一步联合贝伐珠单抗是否可以给患者带来进一步获益。

近期,发表于Ebiomedicine的一项研究基于NEJ026的研究数据,分析了液体活检技术在指导EGFR-TKI联合抗血管生成用药中的治疗选择。


研究背景
 
NEJ026研究是一项前瞻性、多中心、III期临床研究,旨在探索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在厄洛替尼的基础上进一步联合贝伐珠单抗是否可以给患者带来进一步获益。在NEJ026研究中,厄洛替尼联合贝伐珠单抗较厄洛替尼单药可以给患者带来更好的PFS,但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同样较高。目前EGFR阳性晚期NSCLC患者一线治疗选择较多,但并没有标志物来辅助临床进行治疗策略的选择。本研究旨在进一步探索了液体活检技术能否指导EGFR阳性晚期NSCLC治疗策略的选择。

研究方法
 
NEJ026研究共纳入228例患者,符合入组标准的患者按照1:1的比例接受随机化,联合治疗组和单药治疗组均有114例患者,最终,分别有112例和114例患者接受相应治疗(图1)。
 
图1. 患者入组流程
 
患者在如下几个时间节点进行组织和外周血的收取,组织标本在3个时间节点收取分别是:患者接受治疗前,一线治疗进展后,二线治疗进展后;外周血在5个时间节点收集,分别为:一线治疗开始前(P0),一线治疗开始后6周左右(P1),一线治疗进展后二线治疗开始前(P2),二线治疗开始后6周左右(P3)及二线治疗进展后(P4)。

研究结果
 
联合治疗组和单药治疗组在P0阶段样本收集率分别为96.4%和95.5%,P1阶段分别为84.8%和86.6%,P2阶段为37.5%和47.3%,P3阶段为22.3%和32.1%,P4阶段分别为17.0%和13.4%(图2)。
 
图2. 患者组织及外周血收集率
 
在P0阶段,有68.4%的患者基于外周血检测到EGFR基因突变。性别、年龄、吸烟状态、组织病理学、EGFR突变类型与患者的检测阳性率无关,但PS评分为1分、M1a的患者,EGFR的检出率较低。此外,仅存在肺转移、胸膜转移或脑转移的患者,EGFR检出率同样较低(图3)。
 
图3. 不同临床病理特点的患者检出率
 
基于患者在P0和P1(即一线治疗开始前及开始后6周左右),外周血检测到的EGFR突变状态,患者被分为4类:
 
A类:治疗前和治疗后均为阴性

B类:治疗前为阳性,治疗后转阴

C类:治疗前为阳性,治疗后仍为阳性

D类:治疗前阴性,治疗后阳性
 
在本研究中,D类患者仅有1例。在联合治疗组:
 
A类患者的PFS为18.1个月

B类患者的PFS为15.5个月

C类患者的PFS为6.0个月
 
在单纯厄洛替尼治疗组,:
 
A类患者的PFS为16.7个月

B类患者的PFS为11.1个月

C类患者的PFS为4.3个月
 
图4. A、B、C类患者的PFS
 
A类患者具有最长的PFS,但是单药组和联合组之间不存在显著性差异;C类患者PFS最短,单药组和联合组同样不存在统计学差异;而在B类患者中,联合治疗组显示了更好的PFS。
 
联合治疗组在A类、B类和C类的ORR为65.5%,89.6%和41.7%;单药治疗在A类、B类和C类的ORR分别为57.7%、75.4%和30%。两组之间T790M突变率相似,分别为19.0%和20.8%。携带T790M突变的患者的预后更好(图5)。
 
图5. T790M突变率(A);T790M+和T790M-患者的PFS(B)

研究结论
 
治疗前外周血EGFR基因突变状态可以预测TKI的疗效,动态监测EGFR基因突变状态,可协助临床选择相应的诊疗方案。
 
文献来源:
Fukuhara T, Saito H, Furuya N, et al. Evaluation of plasma EGFR mutation as an early predictor of response of erlotinib plus bevacizumab treatment in the NEJ026 study.EBioMedicine. 2020;57:102861. doi:10.1016/j.ebiom.2020.102861

版面编辑:洪江林  责任编辑:张彩琴


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