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我与赫拉女神有个约会丨王曦教授讲述18年相遇、相知与相伴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0/7/28 10:40:11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编者按:癌症,一种古老而神秘的疾病。数千年来,它与人类如影随形。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为了能追上这种疾病的步伐,人类一而再、再而三地创造,学习新知识,扬弃旧策略。好在,我们永不服输。曾经,HER2阳性乳腺癌侵袭性最强,易复发转移,结局最差,广大患者深受其害。好在,1998年曲妥珠单抗(赫赛汀)的出现改变了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疾病进程,带来了治愈的希望。时光荏苒,光阴倏忽,赫赛汀现己进入中国18年之久,2018年帕妥珠单抗也正式登陆中国,赫帕双靶联合,在临床医生的指导下抵抗病魔,守卫患者健康。《肿瘤瞭望》特别邀请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王曦教授,回忆他与“赫拉女神”相伴的18载时光,从中也许我们能够得以窥见几缕癌症治疗漫漫长途的时代掠影。

忆往昔,初识“女神” 风采
 
2001年,王曦教授刚刚进入中山大学博士后工作站工作。回忆起当时的大环境,王曦教授说“那时候晚期乳腺癌患者不管是什么亚型,预后都非常地差。肿块大,创面大,出血多。特别是一些贫穷地区的人,往往拖到很晚才就医,治疗效果非常糟糕”。而据当年的《SCIENCE》头版头条报道,HER2高表达在乳腺癌四个亚型中预后最差,复发转移率极高,为患者的治疗造成了相当大的困难。
 
王曦教授第一次听闻曲妥珠单抗药物,是在一个国际大型会议上,看到了几个国外的大型临床试验。“当时非常地兴奋,因为在我们印象里HER2高表达就是乳腺癌患者预后差的指标,我们也很兴奋能看到这样大的进展,后来在从会场回酒店的大巴上一路都还在跟同事们进行热烈的讨论,这确实是一个里程碑一样的药物”。现在每年包括王曦教授在内的我国许多学者都还会去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不同的是从前扮演的听众角色,逐渐转为了学术汇报的讲者,向世界分享我们的见解。但王曦教授仍然觉得“好像还是那时候进展更多一些,每一年都有让人兴奋的新进展、新研究,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已经见的太多了”。
 
2002年,曲妥珠单抗(赫赛汀)在中国大陆地区上市。但其实在4年前,1998年其已经陆续在国外和中国非大陆地区上市,因此大陆一些经济条件较好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会专门去非大陆地区购买使用,价格很高。曲妥珠单抗在中国大陆上市后,在尚未进入医保时药价也还是比较高。受限于患者经济与治疗观念,彼时王曦教授所在的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约只有60-70%的患者可以,并愿意负担曲妥珠单抗的费用进行抗HER2靶向治疗。后来随着慈善赠药的实行和抗HER2治疗的观念传递,患者逐步增多。在曲妥珠单抗进入医保后,超过95%的患者都实现了可及。
 
 
医生治疾,但也治人
 
采访最开始,王曦教授就给记者讲述了他18年用药印象最为深刻的病例。那是一位大概40岁的晚期乳腺癌女性患者,用药后因为疗效太好,多年后王曦教授回忆起来还是连连称奇:“当时真的太惊讶了!”。
 
这位患者初诊肿瘤直径约20cm,“有脑袋那么大”。而当时这种大肿瘤的患者无法直接做手术,通常很快就会出现复发。外科手术也由于乳房部位的皮下组织有非常丰富的血管、淋巴等组织,很多病灶肉眼不可见,很难把握手术范围。这位患者不幸中的万幸是尚未全身转移,在赫赛汀上市后,应用3-4个疗程的化疗联合曲妥珠单抗,每个疗程后肿瘤都有明显的缩小,在某一次应用赫赛汀6-8小时后,肿瘤竟然自行脱落,胸壁创面出现红色的新鲜肉芽组织,周边控制的也很好。后续她还接受了植皮手术,始终没有复发转移,预后非常好,至今为止仍然在定期进行随访。
 
除了这位在赫赛汀上市最早期进行治疗的患者外,王曦教授对于其他的患者都没有太大的印象了。“因为太常见了,后来HER2阳性的患者应用药物后,十几年、二十年都没有复发转移的例子太多了。包括还有一些淋巴结转移了十几个的病人也都还在进行随访。现在都是按照标准疗法来的,就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了”王曦教授解释道。
 
 
18年相伴,得见今朝巨变
 
回忆这18年来最深刻的改变,王曦教授总结道:“主要是观念和患者预后两个方面。Her2阳性患者使用曲妥珠单抗靶向治疗的观念在患者和医生中都已经根深蒂固。赫帕双靶的概念也得到了很多的认同。患者预后方面,目前已有较大提升。在早期将曲妥珠单抗用于新辅助治疗,能够缩小肿瘤体积,帮助外科医生更加明确手术范围,使之有针对性的开展手术。在晚期抗HER2治疗方面,通过靶向联合的系统治疗,使晚期乳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从10%提升至接近50%。”
 
近些年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逐渐提高,王曦教授认为一方面是早期诊断的准确率逐渐提高,另一方面在于治疗水平的提高,包括手术治疗和药物治疗。对于HER2高表达的乳腺癌患者,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这类靶向药物给患者带来的极大获益。目前对HER2高表达的乳腺癌治疗倡导赫帕双靶治疗,患者获益非常明显,已经成为了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标准治疗方案。现在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都进入了医保,赫帕双靶的治疗费用甚至低于曾经赫赛汀尚未进入医保时的价格。
 
 
未来可期,从“活着”到“活好”
 
当谈到对于未来的期望时,王曦教授表示:“赫帕双靶方案现在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希望未来能够取得更多的认可和推广。同时我们希望能用上靶向治疗的病人,能够进行充足疗程、充足剂量的治疗,尽可能地从中获益。”
 
王曦教授对于抗HER2小分子TKI药物也非常地感兴趣,“因为从机理上来说,它们能够更容易的透过血脑屏障,对于脑转移的患者可能会更有疗效,但遗憾的是,目前的研究尚未得出确切结论”。王曦教授也非常期待未来能够出现更好的搭配组合,使乳腺癌脑转移的患者取得更多获益,比如未来可能出现的三靶治疗方案等。
 
最后,王曦教授强调道:“我们不是兽医,我们是治人的医生。人是有精神追求的,活着只是一个基本条件。未来我们不仅仅要关注疗效,更要使患者有生活质量、有尊严的生存下去!”。
 
专家简介
王曦 
乳腺癌单病种外科首席专家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乳腺科主任医师、行政主任
博士研究生导师医学博士、博士后
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乳腺肿瘤分会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
广东省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候任主委
从事临床、科研及教学工作32年,主持国家级、省级科研项目多项,发表核心期刊及SCI论文20余篇。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吴承恒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