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2020丨盘真知果,有这些肠癌病理研究结果,预后判断和临床决策更简单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0/6/1 12:32:18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2020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将以在线会议的模式召开。

编者按:2020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将以在线会议的模式召开。本次会议上,消化肿瘤病理领域的研究进展颇丰。本文选择三项肠癌相关研究,并邀请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病理科薛卫成教授进行点评,现整理如下,与读者分享。

 
1. 改善大肠癌的AJCC / TNM分期分类:肿瘤沉积物的预后影响(Abstract 4012)
 
第一作者: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外科肿瘤学系 Oliver Peacock
 
背景:目前,除了N1c分期,肿瘤沉积物(TD)的鉴定在结直肠癌患者(CRC)的分期中的作用有限。本研究旨在确定除了AJCC N1c,肿瘤沉积物(TD)对CRC患者预后的影响。
 
方法:从SEER数据库中选择2010年至2015年之间Ⅰ~Ⅲ期CRC患者。评估患者TDs和淋巴结转移状态,计算癌症特异性生存率(CSS),并进行Kaplan-Meier方法和COX比例风险回归分析。
 
结果:累计分析74494例原发性CRC患者。平均年龄为66.4(SD +/- 13.2)岁,女性36 988例(49.7%),右半结肠40 651例(54.6%)。出现TD者4481例(6.0%),出现淋巴结转移者26 603例(35.7%)。TDs的存在与不良的肿瘤特征显著相关,包括较晚的病理分期、淋巴结转移和远处转移状态、较高的组织分级和神经侵犯。将TDs与各种淋巴结状态相结合,能够独立提示较差的CSS,纳入TDs对淋巴结状态进行重新分类进行多变量回归分析后结果如表中所示。根据多变量回归分析,整合TDs的AJCC淋巴结重新分类联合T分期是CSS的强预测指标,可以成为新的分期系统。
 
结论:TDs是CRC患者的独立不良预后因素。TDs的存在具有明显不同的CSS,这些数据支持对当前N分期进行修改。这项研究提出,将TD与现行AJCC系统中的N分期进行整合,形成CRC患者新的N分期和综合分期。
 
 
薛教授点评:第8版AJCC/TNM结直肠癌分期中,肿瘤沉积(瘤结节,tumor deposit)仅在N1c中体现它有限的分期和预后价值。本研究显示瘤结节是独立的预后不良因素,应将瘤结节整合到N分期中,更好地指导结直肠癌TNM分期和预后判断。概括其主要变化是:1、去除N1c;2、增设N3;3、增设ⅢD期。对于符合新规定的N2B和N3患者,其预后很差,需考虑系统性化疗临床试验和强化治疗。
 
2. 与BRAF V600E大肠癌生存相关的临床和病理因素(Abstract 4047)
 
第一作者:德克萨斯大学MD 安德森癌症中心Van K. Morris
 
背景:BRAF V600E突变在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中发生几率略小于10%,并且是由广基锯齿状腺瘤引起的。尽管在该人群中针对MAPK信号通路的靶向疗法和免疫疗法具有疗效,但BRAF V600E mCRC患者生存率总体而言仍然很差。目前预测BRAF V600E mCRC人群预后的特征亟待探索。
 
方法:本研究回顾分析了2010年3月至2020年1月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评估的188例BRAF V600E mCRC患者。比较了生存期最短和最长的转移患者(每组N=25)。通过比对相对危险度评估预后组与临床/病理特征之间的关联,应用log-rank testing比较中位生存期。
 
结果:2个BRAF V600E mCRC人群的中位转移生存率存在差异(8.6 vs. 84个月,P<0.0001)(图1)。生存期较差的患者更常见于肝曲/近端横结肠原发肿瘤(44% vs. 16%,P=0.04)和更频繁的肝脏受累(75% vs. 28%,P=0.001)。具有良好生存期的患者易发生异时性肝转移(52% vs. 16%,P=0.01),远处器官受累较少(中位数1 vs. 2,P=0.02),并能够对转移灶进行明确的局部治疗( 44% vs. 0%,P=0.01)。微卫星不稳定性(36% vs. 4%,P=0.008)和吸烟史(44% vs. 16%,P=0.04)与良好的预后相关。在预后良好的患者中观察到了对MAPK靶向疗法(5/25)和免疫疗法(3/25)的持久反应。
 
图1. 生存期最短和最长的BRAF V600E mCRC队列的OS
 
结论:与传统观点不同,在局部治疗和全身治疗方案类似的情况下,部分BRAF V600E mCRC可以实现良好的长期生存。原发肿瘤的解剖部位和先前的暴露对肿瘤生物学具有环境因素上的突出影响,这可能是BRAF V600E mCRC在临床上具有异质性的原因。
 
薛教授点评:BRAF V600E 突变结直肠癌总体预后差,但是仍有一部分病例长期存活。本研究初步提示先前的环境暴露可影响肿瘤生物学并造成预后的差异。
 
3. 共识分子亚型(CMS)可作为转移性结直肠癌(CRC)治疗和疾病生物学的标记物(Abstract 4089)
 
第一作者:MD安德森癌症中心Michael Lam
 
背景:共识分子亚型(CMS)根据基因转录将结直肠癌(CRC)分为几类,并对早期和一线转移具有预判性。它们对治疗史的影响尚不清楚。我们假设,与预后最差的CMS4相比,预后最好的CMS2将会更多使用针对肝脏的治疗和维持化疗。
 
方法:在5FU难治性转移性CRC人群中,依据蛋白翻译对原发性手术切除标本进行CMS分类,剔除进行过新辅助化疗或放疗的患者。CMS1、CMS3和不确定的CMS也被排除在外。针对肝脏的治疗定义为各种手术、直接注射细胞毒素或微球、放疗或射频消融。同一患者中多次发生的针对肝脏的治疗或维持化疗只记录一次用于相关性统计分析。
 
结果:CMS1(7.4%)、CMS3(8.2%)和不确定的CMS(4.1%)占所有测试样本的20%。符合条件的CMS2组43例(44%),CMS4组55例(56%)。两组的年龄、诊断分期、错配修复和RAS突变状态相似。左半结肠肿瘤中,CMS2(79%)比CMS4(42%)更为常见,P=0.001。Ⅳ期患者CMS2和CMS4组中位总生存期(OS)分别为40 [34~51]和28 [21~33]个月(P<0.0001)(图2)。CMS2(53%)相对于CMS4(31%)的肝脏治疗效果更好,P<0.024。当考虑到单个患者的多次治疗时,该数据差异会进一步拉大。微球注射、放疗、肝脏外科手术与射频消融相结合更偏向CMS2,而非CMS4。在CMS2和CMS4中,首次肝脏治疗的中位OS无差异(29个月和27个月,P=0.31)。CMS2(47%)与CMS4(29%)相比有更好的维持化疗的趋势,P=0.076。
 
图2. CMS2和CMS4患者的OS具有显著差异
 
结论:与其他研究一致, CMS2患者具有较好的预后。CMS2患者中肝脏治疗的病例显著增加。肝脏治疗的选择标准,例如进展缓慢、单一转移灶、病灶局限,可能会使CMS2组病例进一步扩大,同时对这一亚型的自然史提供了参考。
 
薛教授点评:共识分子亚型(CMS)将对转移性结直肠癌的治疗决策提供更多的依据。
 
专家简介
 
薛卫成教授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主任医师
香港大学病理学博士
医促会病理分会副主委
卫健委《结直肠癌诊疗规范》病理专家
CSCO肠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北京医师协会肿瘤专家委员会委员
京津冀大肠癌联盟成员
《中华病理学杂志》副总编

版面编辑:洪江林  责任编辑:聂会珍


ASCO 2020

分享到: 更多

相关幻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