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CS中国之声︱上海瑞金乳腺中心朱丽教授团队三项成果入选壁报展示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9/12/25 17:54:19  浏览量:972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在刚刚结束的2019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研讨会(SABCS2019)上,来自全世界的专家们汇聚一堂,分享和探讨了乳腺癌领域的进展和热点问题,公布了多项改变临床实践的数据结果,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来自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乳腺疾病诊治中心朱丽教授带领的三位年轻的硕士研究生也为本次会议带来了新的研究成果!

壁报P2-11-19:MDT团队中影响延长内分泌治疗决策的因素
陈炜霖 朱丽
 
 
研究背景与目的:雌激素受体阳性(ER+)乳腺癌患者接受辅助内分泌治疗5年后,仍然存在较高的远期复发风险。延长内分泌治疗至10年,现已证实可降低ER+乳腺癌远期复发的风险。然而,对于在临床中可能受益于延长内分泌治疗的目标人群仍存在争议。多学科联合门诊(MDT)是一种联合多种学科共同诊断及制定治疗决策的模式,其优势在临床上被广泛认可。本次研究目的是通过MDT的参与分析可能影响ER+乳腺癌患者延长内分泌治疗决策的临床因素。
 
研究方法:入组2017年10月至2019年1月在瑞金医院乳腺疾病诊治中心进行过MDT讨论的已经完成5年内分泌治疗的ER+乳腺癌患者。患者是否进行延长分泌治疗会经过所有参与MDT医生的共同讨论,并最终由主诊医生决定。单因素分析和多因素分析均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统计软件使用IBM SPSS Statistics 20.0进行分析。p值<0.05被认为是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
 
研究结果:期间130例患者参与了MDT,79例(60.7%)患者建议延长内分泌治疗,51例(39.3%)患者建议不延长内分泌治疗。单变量分析表明年龄>65岁 [OR= 0.197,95%CI ( 0.071-0.551 ),P= 0.002 ], pT [OR=4.35, 95%CI (1.654-11.440), P=0.003], pN [OR= 36.667, 95%CI (10.38-129.410), P<0.001], 分子分型 [OR=4.218, 95%CI (2.019-9.079), P<0.001], HER-2 [OR= 3.526, 95%CI (1.396-8.908), P=0.008], ki67 [OR=2.462, 95%CI (1.167-5.193), P=0.018],是否接受化疗 [OR=11.143, 95%CI (4.837-25.668), P<0.001],是否接受靶向治疗[OR=3.533, 95%CI (1.127-11.079), P<0.001] 与延长内分泌治疗决策相关。
 
多因素分析显示,年龄大于65岁 [OR=0.203, 95%CI (0.039-1.044), P=0.046], pN [OR=21.340, 95%CI (5.223-87.199),P<0.001] 和是否接受化疗 [OR=3.936, 95%CI (1.420-10.910), P=0.008] 是延长内分泌治疗决策的独立预测因素。
 
研究结论:65岁以下、淋巴结阳性及接受过辅助化疗的患者经过MDT讨论后倾向于接受延长的内分泌治疗方案。
 
壁报P2-11-15:ER+/HER2-乳腺癌患者0-2年复发预测模型的建立
林财进 朱丽
 
 
研究背景与目的:尽管ER+乳腺癌具有对内分泌治疗敏感等特点,研究显示仍有5%至10%的ER+乳腺癌患者会在辅助内分泌治疗开始后的2年内出现疾病复发。因此,我们拟建立一个能提示患者0-2年预后的预测模型作为判断患者内分泌治疗敏感性的参考。
 
研究方法:从瑞金医院乳腺疾病诊治中心数据库调取了2009年至2016年间接受过本中心21基因检测且临床病理信息及随访数据完整的ER+/HER2-乳腺癌病例。采用Cox比例风险模型分析预测0-2年复发事件的独立预后因素(临床变量及基因变量),并将各变量的回归系数收缩校正。通过校正后的回归系数计算每一位患者的临床分数(Clinical Score)和基因分数(Genomic Score),二者之和作为患者的复发分数。建模完成后我们在单因素及多因素分析中验证这个模型对患者0-2年预后的预测效能。同时,我们通过X-tile软件得到该模型的最佳界值,以该最佳界值将所有患者二分为0-2年复发的高危组或低危组,来检测本模型作为分类变量时对预后的预测能力。基因数据来自患者的21基因检测报告。本项研究的主要研究终点为IDFS(invasive disease-free survival;STEEP系统定义)。`在变量筛选阶段P值均采用0.1作为界值,其余分析均采用0.05作为界值。
 
研究结果:所纳入的临床变量中,0-2年复发的独立预后因素包括年龄>50岁(HR, 0.55; 95%CI, 0.27-1.10; P=0.093)以及肿瘤大小>2cm(HR, 3.26; 95%CI, 1.61-6.60; P=0.001);基因变量中0-2年复发的独立预后因素包括ER、PGR、BCL2、BAG1、CD68和GSTM1。
 
通过曲线拟合可以得出,随着该复发分数分值的升高,患者0-2年复发的风险也将升高;交互作用分析显示该模型在0-2年的预后预测能力与2-5年的预后预测能力有显著差异(interaction P=0.007)。校正了临床病理指标后,多因素分析提示该模型(连续型)对0-2年的IDFS具有较好的预测能力(HR, 2.90; 95% CI, 1.79-4.69; P<0.001)。同样,单因素(HR, 3.72; 95% CI, 2.04-6.78; P<0.001)及多因素分析(HR, 3.38; 95% CI, 1.82-6.30; P<0.001)均提示该模型(连续型)对总生存具有较好的预测能力。
 
 
当该模型作为分类变量时,以2.5分为界将患者分为高危组(>2.5)及低位组(≤2.5)。生存分析显示该模型对0-2年的IDFS具有较好的预测能力(Log-rank P=.001)。校正了临床病理指标以后,多因素分析同样提示该模型(分类型)对0-2年的IDFS具有较好的预测能力(HR, 2.89; 95% CI, 1.28-6.52; P=010)。
 
 
研究结论:本研究建立的预后预测模型能提示ER+/HER2-乳腺癌患者0-2年的预后,对于0-2年复发风险较高的患者提示其可能对内分泌治疗耐药。
 
壁报P5-06-23:第八版AJCC预后分期与解剖分期在ILC中的验证以及新预后评分系统的建立
丁淑宁 朱丽
 
研究背景和目的:本研究旨在分析并比较浸润性导管癌(invasive ductal carcinoma,IDC)和浸润性小叶癌(invasive lobular carcinoma,ILC)中AJCC第八版肿瘤分期手册中首次提出的预后分期(prognostic stage,PS)和传统的解剖分期(anatomic stage, AS)的预后预测能力,并进行进一步的优化。
 
研究方法:研究回顾性纳入了美国流行病监测与最终治疗结果数据库(Surveillance, Epidemiology and End Results,SEER)中2010年至2015年诊断为IDC和ILC的患者,根据第八版AJCC分期手册对患者进行分期。应用Kaplan-Meier法估计患者的乳腺癌特异生存和总生存,应用Harrell’s concordance index (C-index)和 Akaike information criterion(AIC)来衡量并比较AS与PS的预测能力高低。
 
研究结果:研究共纳入了184,541例女性患者,其中90%为IDC,10%为ILC。两组人群的分期分布及不同分期的4年乳腺癌特异生存和4年总生存如表1所示。研究结果提示,在不同病理类型中AS和PS均能对患者进行较好的分层。
 
 
BCSS,breast cancer specific survival 乳腺癌特异生存;OS,overall survival 总生存
 
研究者进一步通过建立COX比例风险模型,调整年龄和种族因素,在不同病理类型的患者比较AS和PS的预测能力高低。结果发现,不同病理类型会对PS的预测能力产生一定的影响。在IDC患者人群中,PS的预测能力优于AS (C-index, 0.8281 vs 0.8125,P<0.001; AIC, 110274.5 vs 112537.0)。但在ILC患者人群中,PS的预测能力和AS相比无明显提高(C-index, 0.8281vs 0.8324, P=0.748; AIC, 7124.423 vs 7144.818)。
 
为了更好的对ILC患者人群进行危险度分层,本研究建立了更适合ILC患者的分层评分系统。单因素分析结果提示,解剖分期、组织学分级、ER状态、PR状态均与ILC的预后相关。根据多因素分析中各个预后因素的风险比对其赋值,从而建立了根据解剖学分期和组织学分级确立的AS+G评分系统和根据解剖学分期、组织学分级、ER状态和PR状态确立的AS+GEP评分系统,并将其与AS相比较。分析结果得知,AS+GEP系统可以更好地将ILC患者进行分层(C-index, 0.8085; AIC 7178.448)。
 
研究结论:根据乳腺癌病理类型的不同,第八版AJCC分期系统提出的PS的预测能力有所不同。和AS相比,PS可以为IDC患者人群提供更准确的分层信息,但是在ILC患者人群中并没有展现出显著的优越性。因此,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来完善其肿瘤分期系统。
 
朱丽教授点评
 
此次我们团队的三项研究成果能入选今年乳腺癌的年度盛会并参与壁报展示,作为导师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们的研究都是紧紧围绕着临床工作中产生的问题和争议。
 
首先,延长内分泌治疗的决策一直是近年来的热点话题,今年SABCS也更新了NSABP B-42长达近10年的随访数据,虽然结果显示更长期的内分泌治疗能带来DFS的获益,然而这样的获益同样会带来不良反应的增加,同时总生存没有获益,所以挑选哪部分病人进行延长内分泌治疗也是争议不断。我们瑞金医院乳腺疾病诊治中心自2017年以来积极开展了MDT对完成5年内分泌治疗的患者进行临床病理特征和药物不良反应的综合评估,充分结合患者的意愿,以期给予患者最个体化的治疗建议。迄今为止,本中心延长内分泌治疗的MDT已讨论超过200例患者,本研究报道了其中的部分数据,结果显示年龄小于60岁,淋巴结阳性及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MDT更倾向于建议其延长内分泌治疗,也是从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真实世界的数据。
 
众所周知,ER+/HER2-乳腺癌约占所有乳腺癌的近70%,内分泌治疗是其主要的辅助治疗手段之一。和远期复发不同,辅助内分泌治疗0-2年期间出现的复发通常被认为是提示该乳腺癌生物学行为的高侵袭性以及对内分泌治疗耐药的重要因素之一。在第二项研究中,我们充分利用本中心数据库患者资料建立并初步验证了LUMINAL型患者0-2年早期复发风险的预测模型(P2P SCORE),该预测模型不但采纳了传统的临床病理指标,更是结合了21基因复发分数中包含的基因指标,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如何利用该预测模型对于可能具有内分泌耐药的患者进行升阶梯治疗,进一步改善其预后将是我们的努力方向。
 
美国癌症联合会(American Joint Committee on Cancer,AJCC)发布的第八版乳腺肿瘤分期手册中,首次提出了预后分期(prognostic stage,PS)的概念。与传统的解剖分期(anatomic stage)不同,PS将包括ER 状态、PR 状态、HER2状态以及组织学分级在内的分子生物学指标与包括肿瘤大小、淋巴结状态以及是否出现远处转移在内的传统解剖学指标项结合,从而提高肿瘤分期对患者的风险预测以及危险度分层能力。虽然该分期系统已被广泛接受并应用于临床,然而其在特殊病理类型乳腺癌中的运用仍然没有足够的依据。浸润性小叶癌是特殊类型中占比例最大的病理类型,于是我们分析了SEER数据库中近2万例ILC,发现和IDC不同,PS在ILC患者人群中并没有展现出显著的优越性, 所以其应用需慎重!
 
专家简介
朱丽教授
香港大学外科学硕士
上海交通大学外科学博士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
乳腺外科二病区主任
硕士研究生导师
上海市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委
上海医学会肿瘤分会乳腺学组副组长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乳腺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女医师协会乳腺疾病研究中心委员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彭伟彬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