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2017]吴一龙教授介绍Best of ASCO——哪些研究能改变临床实践?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7/7/14 13:55:31  浏览量:22279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2017年7月6日~9日,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在上海共同举办了“2017年临床肿瘤学新进展学术研讨会——Best of ASCO Event in China”。会议精选出35篇 ASCO热点研究,邀请国内顶级专家对其进行介绍、点评和研讨。在会议现场,本刊记者有幸采访了大会主席吴一龙教授,现将精华内容整理如下。

 
  在今年的BOA会议上,专家们针对部分ASCO研究展开讨论。这些研究被选择为Best of ASCO的依据是什么?
 
  吴一龙教授:每年的ASCO会涌现一批先进的临床研究结果,ASCO会按照统一标准选择一部分研究作为Best of ASCO 会议内容。选择标准有二:这些研究能够改变或潜在地改变临床实践;选择内容要照顾到不同瘤种。全球任何地方举办的BOA会议的内容是统一的,各个BOA会议没有权利自己决定会议内容。因此BOA China的每项研究都是影响力很大、能够潜在改变临床实践的研究,这就是选择的依据。
 
  BOA会议肺癌专场讨论了6项研究,其中包括ADJUVANT研究(CTONG1104)。根据目前的研究结果。您认为,EGFR-TKI能常规应用于可切除EGFR突变阳性肺癌的辅助治疗吗?
 
  吴一龙教授:ADJUVANT研究为什么会入选BOA?正是因为ADJUVANT有可能改变临床实践。临床肿瘤学领域现在非常强调证据,是否采用某一治疗手段需要大型临床试验加以验证,研究结果还必须具有可重复性。在EGFR-TKI辅助靶向治疗方面,ADJUVANT是第一个阳性结果的研究,研究发现,对于外科手术完全切除的II-IIIA期(N1-N2)伴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与辅助化疗组相比,术后辅助靶向治疗延长了中位无病生存期(DFS)10.7个月。
 
  “第一个”引起的反响是最大的,“第一个”引起的争论和疑问也是最多的。ADJUVANT研究给术后辅助靶向开了一张出生证,该研究告诉我们,可手术EGFR突变阳性NSCLC术后辅助治疗能够用EGFR-TKI药物。而如何用,如何用得更好,这是下一步的研究目标。
 
  因为ADJUVANT研究是“第一个”,还需要第二个大型临床研究进一步确认其研究结果的可靠性。明年日本的WJOG6410L(IMPACT)研究结果将公布。如果日本的研究得出同样的研究结论,那么,EGFR-TKI就不仅仅是一个治疗选择,而是可以取代化疗在辅助治疗中应用。我个人坚信,ADJUVANT研究将改变临床实践。
 
  您如何看待免疫治疗在小细胞肺癌(SCLC)中的应用前景?
 
  吴一龙教授:今年BOA肺癌专场探讨了CheckMate032研究:PD-1抑制剂(Nivolumab)单药或联合CTLA-4抑制剂(Ipilimumab)用于复发性SCLC治疗I-II期研究(摘要编号8503)。研究发现在经治晚期SCLC中,N和N+I联合治疗均显示出较好的疗效,患者的疗效与PD-L1的表达水平无关。
 
  理论上来说,小细胞肺癌恶性程度最高,突变率最高,因此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应该有很好的效果,但是临床研究却发现,免疫治疗用于小细胞肺癌的效果不如非小细胞肺癌。当理论、科学假说与临床实践产生背离,我们就陷入了一片迷雾之中。下一步我们要更为清晰地探索免疫治疗用于小细胞肺癌的机制,为什么效果不如预期?如何不研究清楚机制,而是盲目地选择药物、各种联合方案治疗小细胞肺癌,恐怕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浪费金钱而已。治疗小细胞肺癌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都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研究在ASCO展示,真正走向了国际舞台。您对未来国内肿瘤事业的发展有着怎样的展望?
 
  吴一龙教授: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近几年来自中国的研究结果在ASCO和ESMO大会上获得很大的反响,中国声音在国际舞台唱响,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三个方面:
 
  ①奠定了基础:20年来,中国学者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已经拥有了开展的优秀临床试验的能力。比如自从CSCO 1997年成立以来,我们一直在推广临床试验的知识,CSCO举办了多场关于临床研究的培训班,以提高中国研究者开展实施药物临床试验的能力。在一些国际药企的推动下,中国学者参与了许多国际性临床实践。
 
  ②抓住了时机:中国有其独特的疾病谱,比如肺癌中EGFR突变率非常高,导致很多临床试验必须在中国展开,这是历史给予中国医生的机遇,我们充分抓住了机遇,在EGFR分子靶点治疗方面成绩斐然,研究结果走向了世界。
 
  ③近几年,国内药企的创新药物越来越多,中国制药从仿制到创新,在me-too,me-better和me-new的新药研发模式下,中国研究者有了更大的用武之地。
 
  这三方面的因素促使今天中国的研究成果走向国际、走向全球,这个趋势一旦形成,就化成一股无法阻挡的洪流,滚滚向前。我期望中国研究者未来能够做出更大的成绩。

 

版面编辑:赵丽丽  责任编辑:张彩琴


BOA 2017吴一龙教授Best of ASCO

分享到: 更多